業鬼路 離

2017-07-16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三十一章

#CP是太宰X森鷗外 


其實從前面到第三十四章前這兩人開了三四次車.......但我怕有人會雷這CP,想看的留言在下面,滿四人我就貼上來

 

  

第三十一章

 

  或許是因為那一晚,也有可能從一開始隔閡就不存在,太宰開始和森鷗外比較親近一點,沒事就會找上他。

 

  不過森鷗外倒是意外發現太宰八面玲瓏的一面,就算自己不去找他、他也能找到其他人來陪他幹蠢事。而且就算真的把事情鬧大,也沒見過和誰結怨猛#意義上是個相當了不起的人。最常陪太宰幹蠢事的是無賴派的那兩人,而井伏與佐藤兩位老師則是追在後頭擦屁股的人。

 

  ……只能說像他這樣的人,前生的死因是自殺而不是被暗殺真是

 

  

 

  

 

  那天太宰幾乎是一打開房間門,就看到司書在房門外堵他,臉色黑的像他上次不小心燒掉的食堂桌面。

 

  「嗚哇喔!甚麼阿,原來是司書喔,可以不要這樣一大早就嚇人嗎?」太宰大聲嚷嚷,對司書的舉動抗議的理直氣狀。沒想到司書根本不吃他這一套,上下打量他一番就直接拖人出來:「太宰,我記得你上次的周記是讓佐藤先生代寫的吧?來償還人情了。」

 

  「阿?那個、那個是我剛好有事情才不得已漏掉的,今天我還有是事情要忙,別找我。」

 

  「欠人情就是欠人情,少找藉口了,今天有件任務必須由你完成。」

 

  「唉唉我很忙的,能不能改天再來…..好痛不要扯我呆毛!」

 

  「我也找不到其他人了,就你體質剛好符合,來!」

 

  

 

  好好悠閒的日子,全因為司書而被打亂了,FUCK。

 

  和平常不同,司書在拖著太宰進圖書館之後,不是先把人帶進到司書室,而是直接把太宰帶進了放置著有礙書的房間。齒輪轉動的聲音從裡面傳來,有礙書是指那些遭到侵蝕者污染的書籍,目前收藏於這房間的書似乎都是初版書,除了版權頁上的紀錄與作者名稱,書頁內容都已經染成一片烏黑,完全分不清內容了。放在角落的是一台巨大的黃銅機器,看起來像是收音機、但是從透明外殼可以看見有許多齒輪在裡面轉動。太宰還處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地步,在房間裡四處東張西望的,最後也開始有點害怕:「司書……先生?我今天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阿?」

 

  「幫忙收集數據,這是研究院那裏派給館長的委託。」

 

  「唉?」

 

  「還記得春天時芥川鬧出來的風波嗎?那時候館長有幫忙擋下、但還是走漏的一點風聲,引來幾名主管的注意。」司書貌似十分苦惱的樣子,找了一本有礙書後擺到那台收音機似的機器上面,機器「轟」的一聲馬上就開始運作了:「他們希望我能用這台機器去收集文豪實質上被侵蝕的影像以及數值變化,雖然准許我以虛擬空間測試、不會留下傷害但是我自己也不喜歡這次的任務內容,請幫忙我一起塘塞過去就好。」

 

  太宰聽了啞口無言,過了好一陣子才尷尬地笑了出來:「甚麼阿,司書今天還真坦率啊,剛剛不是還威風凌凌的要我聽話?」

 

  「是我態度錯誤,讓你誤會了真抱歉。但是這種職責外的任務我沒有權力強迫人參與,會找上你也只是因為前面三個人光是和機器接觸一下就送進補修室了,最後只好找上你。」

 

    「…….這玩意而真沒問題嗎?」

 

    「……..我有測量適用者數值出來了,只有你適任………所以我才先說敷衍過去就好了,研究部門老是做些違反人權的實驗機器出來。」

 

  太宰抓抓頭,最後露出十分無可奈何的表情,「既然司書都已經這麼拜託我了,當然只能答應拉,不過要記得這樣我就恩怨兩清。」

 

  「好好,以後不會再麻煩你這樣誇張的事了。」

 

  司書這麼說著,一邊拍了一下太宰的背,接著房間裡的事物就迅速退去,進入的書中的世界。

 

  超出想像的是,這次進入的世界和太宰以往進入的地圖沒有兩樣,只是敵人變了,變成許多移動速度快的兔子或是老鼠之類的、光是碰觸到就會被侵蝕。司書的傳聲筒就跟在腳邊,是一隻火紅色的狐狸,會用司書的聲音說話。

 

  司書說這個空間是模擬的空間,雖然難度就和一圖一樣,只是刃類的迴避率低,不免還是會出現虛擬侵蝕的狀況。有鑑於文豪體質的特殊性,事後想刪除掉掉這段記憶也行。

 

  太宰對戰鬥不討厭,但是因為難度很低,不知不覺地就跟司書聊天起來了。

 

  「所以我到底是來負責甚麼的阿?這樣打下去和我平常戰鬥沒兩樣阿、只是少了同伴而已。」

 

  「我就是同伴阿,今天只是為了收集數據才這麼大費周章,好了別抱怨了。」

 

  「因為這樣打超級無聊啊…….我說司書阿,你平常除了管理我們,在圖書館外還有甚麼工作嗎?」

 

  「圖書館外?除了管理,大概就是要和政府部門協調、以及定期上報戰況吧?阿,還有還有要幫忙研究院收集資料,因為我們是鍊金術師,有義務幫忙研究進行。」司書的聲音聽起來很疲倦,看樣子他不太喜歡這種任務:「其實我沒那麼喜歡戰鬥任務,因為研究院那裏一堆比你們還要瘋的瘋子,完全不能溝通…….現在看來也很清楚啊,讓文豪去戰鬥也就是治標不治本,那倒不如好好讓你們專心創作、多累積點文本數量,省的政權一變,又毀了多少書籍。」

 

  「……喂喂,司書,工作上說這種話好嗎?」

 

  「這段我會剪掉的,而且我也真搞不懂政府那裏在作什麼,明明有這麼一大票藝術人才、卻讓他們跑去當軍人-尾崎先生到現在還不肯把金色夜叉完結!」

 

  「別在這時候趁機催稿!你是司書不是編輯!」

 

  「彼此彼此,誰讓你們老翻我的抽屜還催我小說進度,一群書瘋子。」

 

  「嗚哇,這代號真夠辛辣,瘋子跟天才也就只有一線之隔嘛!話說回來,既然司書這麼討厭這種工作,為甚麼不乾脆辭了呢?」

 

  「你以為說辭職就辭職阿?我已經快一年沒跟家裡聯絡了,回去八成會被監禁起來。」

 

  「那樣啊……..司書也不容易啊,雖然我是給家庭帶來問題的那種人。」

 

  「恩,不過會留下來的原因不只這樣……也是因為你們。」

 

  太宰一下子停下攻擊,馬上吃了一箭,「唉呦!」

 

  「專心戰鬥,不要分心。」

 

  「誰讓司書突然冒出這麼詭異的台詞!切換第二人格了嗎?」

 

  「我又不是中島!…….老實說,早在當上司書前,我就已經聽過你們很多人的名字了,好歹也是文學系出身。雖然實際見面後才發現和想像中有落差,苦惱好一陣子……但這段時間裡,我也和你們學到非常多東西,

謝謝。」

 

  「…….司書你剛剛說什麼?謝謝?真的被切換到第二人格了?還是現在是你的雙胞胎兄弟在說話?」

 

  「閉嘴!好不容易釋出一點善意、你就蹬鼻子上臉,少在那邊自戀了禍頭子。」

 

  「唉我之前才在佐藤老師那裏聽說你是我粉絲欸?這樣說謊不可以喔!」

 

  太宰這般調笑下,司書似乎惱羞成怒,改成咬小腿來表達謝意,讓太宰抱著腿在一旁跳腳。

 

  

 

  

 

  

 

  補修室的門被人敲了敲,但是從窗簾縫隙間可以看到是永井荷風前來拜訪,神情似乎相當緊張。森鷗外可從沒見過自己學生這麼嚴正以待的表情,在永井走進來時也跟著坐直了。

 

  「永井,找我有什麼事?難得在這時候見面。」

 

  「森先生,其實我有件事想要請教您…….不是甚麼大事,只不過是我個人的疑問而已……..若是森先生覺得太過隱私的話,大力斥責我也沒關係!」

 

  「等一下,我聽不懂你的訴求是甚麼,先告訴我問題我再決定要如何回應你。」

 

  「啊、好……」

 

  永井僵住了一會兒,最後態度相當認真、直直盯著森鷗外問道:「森先生,前幾天我在夜晚看見你和太宰走進旅館,請問您和他是甚麼關係?」

 

  原本還在喝水的森鷗外頓時被這句話給嚇到噴茶,反應之大、連帶也嚇到永井,對老師的疑心也更重了。

 

  好一陣子,森鷗外這才恢復原貌,回到正常呼吸後馬上板起臉來,義正嚴詞的表示永井想太多了:「不,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那天晚上我只是因為醉倒了,他剛好就在旁邊,所以才抬我回旅館休息。」

 

  「唉?他願意做這種事……先生那時候是喝得多醉啊?居然會需要他人抬?」

 

  「那時候在聊一些比較傷感的話題,總之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不要再問了!」

 


评论(4)
热度(8)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