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7-08-18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夏祭 下


  距離煙火施放,還有三十分鐘。


  這時河堤已聚集了不少人與團體,各色野餐布鋪在草地上,就只為了方便等待煙火施放的那一刻。明星派的三人已經開始在喝酒聊天了,抬眼遠遠看見夏目朝他們走來,手上的熟食已經分送給其他同伴,換成更多甜食。


  「原來你們在這裡啊,還有位置嗎?借我坐一下。」


  「夏目先生?你也會來這種場合阿,分點食物吧。」


  石川很乾脆的挪了個位置,讓夏目休息接著就被那袋數量驚人的零食給嚇到,大概是有經過什麼懷舊零食的攤位,夏目帶了一堆諸如玉米棒或是軟糖之類的零嘴,自已則是喜孜孜地在吃冰淇淋。


  「老爺子你這是準備當螞蟻喔?都不怕血糖破表的。」


  「放心啦,放心現在我身體可是比以前結實很多了,這點食物吃的完的。」


  「唉?那森先生呢?在入口處見面時不是還見過的。」


  「他?他啊,我擺脫了,花了好大的力氣呢。」


  


  


  夏目你個混帳!


  攤販區外,森醫生大抓狂。


  夏祭本來就是人口流度變率大的地方,剛才有團社團活動的學生路過,暫時沖散兩人,再回過頭時已經找不到人了。森鷗外本來還想說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彼此卻沒想到夏目把握這個機會,早就跑得不見人影。


  那個傢伙......回去一定要好好說說他!沒了友人的陪伴,森鷗外一下子就顯得有些意興闌珊,他本來就只是為了監控夏目才來這種人擠人的地方,沒有玩樂的意願,現在一找不到人二跑到離出口似乎很近的地方,他還想過要不要就這麼回去算了。


  然而他卻在一處間隙發現了一座老舊的鳥居,久未修繕的石板路往上通往山林裡,路面都因為樹根而浮起,街道上也長滿了青苔,微濕的寒風從山頂上吹下來。


  有神社?看起來像是很久沒人來造訪了啊........森鷗外抬頭看向這座杳無人跡的小徑,因為突然降下來的氣溫而起雞皮疙瘩。本來他還想盡快離開那個入口,塑膠袋中的一張廣告單卻突然被風捲起,一路越過鳥居上空前往深不見底的山林裡。


  不想給山上製造垃圾,森鷗物追著廣告單走進去,踩著有些濕滑的青苔時還摔了一下。等到他撿回垃圾,距離山腳已經有好一段路了,燈光與音樂減弱到幾乎聽不到,人工事物彷彿隔絕在鳥居外,鳥居內便是一片漆黑、充滿著未知。


  神明的惡作劇?真是讓人完全笑不出來。森鷗外百般不安,但是因為太過陰暗,根本看不清下山的路。雖然很擔心會不會就此迷路回不去,但現在看來,也不得不前進了。


  因為有螢火蟲如幽幽鬼火聚集在腳邊,只有在他前進時才會跟上,後退就會消失不見不給照路了。


  思及此,森鷗外也定下心神,繼續往山上走。


  沒有路燈,只靠著聚集起來的螢火蟲光亮前進,雖然還是有些漆黑,但因為數量多到有點誇張、多少還是能認路。夏夜是昆蟲活動最盛大的時候,皎潔的月光下不時還能見到有甲蟲或是蜻蜓之類的飛過,蟲鳴源源不絕地從陰影裡湧出來、像是山間的泉水,聽久了就從一開始的煩躁轉變為麻痺。但是樹林裡還傳出不少野生動物的叫聲,分不清是哪種動物,只知道頻率越來越高,帶著強烈的壓迫感襲來。


  都市裡有可能出現那麼多野生動物嗎?不一定是我聽錯了,森鷗外強行否決自己的認知,快要被這些聲音給壓得喘不過氣前,有道光突然從樹林間穿透出來,直接打在森鷗外臉上。


  森鷗外嚇了一跳,下意識抬手遮擋,卻聽見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輕快明亮、一下子就解除了壓迫感。


  「鷗外?你也找來這裡?」


  太宰治探頭探腦打量他與這附近,看樣子對他會在這裡也是相當驚奇。而森鷗外暗自抹了一把冷汗,不好意思承認他因為太宰的出現而鬆了一口氣:「那句話才是我該說的吧?你怎會跑到這裡?就算是迷路地點也太偏遠了。」


  「因為我跟安吾他們走散了嘛,剛才突然出現一堆人把我跟司書他們分開了,我一直找不到人、就想說先自己到處探索吧。」


  「分散了?為甚麼不聯絡一下?萬一人家在找你怎麼辦?」


  「不用擔心拉,我的同伴就算分開了也不會擔心對方狀況的,因為自己就能照顧自己。」


  這麼說著的同時,太宰也對森鷗外起了興趣,蹭到人家旁邊查看他有些凌亂的儀容,「話說回來,鷗外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不會是迷路了吧?」


  「囉嗦,不干你的事。」


  「因為你看起來也不像會四處探險的人,連手電筒都沒帶......欸好好好不問了拉!不要又動手打我!」


  吃過一頓教訓,太宰才離森鷗外遠一點,不過仍舊嘻皮笑臉的沒半點正經樣。這時山腳突然傳來一陣騷動,音樂似乎變得更大聲了。


  太宰一聽,連忙拉起森鷗外的手就往山上跑去,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提到甚麼,情緒突然興奮起來,讓森鷗外一時之間居然掙脫不掉他的手:「喂!幹甚麼阿你-」


  「山上的神社是難得可以看到風景的祕密地點!煙火快開始了!快跟我來!」


  兩人不斷奔跑,不久便抵達山頂神社的入口,鳥居就和神社一樣破舊,就連古木上的注連繩都掉了下來,雜草叢生的快看不見路了。就在太宰剛拉著人坐上神社前的台階,一發巨大的花火盛開在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的夜空中。


  森鷗外暫停話語,吃驚觀看天上一朵又一朵綻放的煙火,在夜空中更明亮燦爛。方才的蟲鳴在煙火開時就逐漸消失了,因為距離的關係炸裂的聲音也不大,風向正好能吹散剩餘的濃煙,底下的音樂也因為煙火而盛大起來。像是希求父母關注自己的小孩,太宰偏頭看向森鷗外,眼裡盡是期待:「如何?這地方看煙火很不賴吧?我可是打聽了很多人的消息才找到這裡的喔!」


  「......難得見你這麼認真,這次就當作是你的功勞。」森鷗外瞥了一眼,最後拍拍人家的肩就算鼓勵:「今天晚上還真沒想到你會獨自行動,你和芥川一樣身邊總是圍繞一堆人。」


  「把我跟芥川老師放一起我會害羞的-但是我也是會有想獨行的時候,所以就想辦法偷偷溜掉了。剛剛我和司書他們逛街時,司書好像很不習慣浴衣的樣子,不是會摔倒就是容易撞到路人,結果最後就變成安吾在右邊扶著他走路,織田還說司書提早進入老年階段了。」


  「人家好歹也是司書,言語上尊重一點。」


  「好好,不提那件事,我在路上還看見了井伏老師與佐藤老師,他們兩人似乎在麻將攤玩上癮了,死守在那裏不走。新美、江戶川跟新來的小泉八雲老是埋伏在面具攤那裏,見到有同伴就跑過去嚇人,結果好像不小心嚇到路人了,剛剛還看到他們在那邊道歉呢。三好還是和平常一樣圍著荻原跑,但是看見織田時還送了我們幾串烤魷魚。看樣子大家還是和以前一樣,我放心不少了。」


  「.....你會在意這種事?在意大家和前世不一樣的地方?」


  「當然會在意阿,轉生成文豪不論在外貌上、還是個性上都和前世不一樣,除了記憶沒有變,快要可以說是另一個人了。一開始醒來我擔心好久。」太宰換了個坐姿,一邊看煙火一邊說:「但是在看到大家還能像以前一樣寫作,比以前還要健康,我就沒擔憂這麼多了。前世我老煩惱各式各樣的東西,現在看來還蠻可笑的,只要大家再一起的話就沒問題了。」


  「喝酒了?話這麼多?」


  「哪有!我難得樂觀一下就這麼說,好像我成天垂頭喪氣一樣。」


  「.....抱歉。」


  簡短結束話題,森鷗外就安靜去看煙火了。太宰在他身上嗅到一點壓抑的味道,每次有心事,他就會散發那種氣息,像是被拋棄的小狗。


  「怎麼了?有煩惱?」


  「......只是我個人問題,和你無關。」


  「你就說出來嘛-說出來會比較開心,我也能順便當小說題材。」


  「.....專門往人痛處踩?」


  「因為你現在這樣才嚇人啊,平常神氣到不行的人突然萎縮起來,比佐藤老師當人小三嚇人。」太宰伸手戳戳森鷗外的額頭,「不用想的那麼悲觀,再爛的事也沒有比遇上我還要更爛,你不這麼覺得嗎?」


  明知道這是這傢伙慣用的伎倆,面對他這麼笑嘻嘻的神情,森鷗外還是中招了,不自覺的鬆口


  「也不是甚麼大事,前生我有很多感到相當後悔的事,但是在今生我卻有些懷念過去的日子。」


  「什麼意思?」


  「.....我做過很多後悔的事,後悔著自己當時為甚麼沒有彌補,只要伸手就可以做到的事,卻因為猶豫而錯過了。明明想要忘掉、想要忽略,但還是一直被往事纏著。但是在今生比以前還要更自由的生活中,我卻開始有點懷念過去的身世與地位,對我來說文學居然不是我的全部.......現在這樣能專心創作的人生,我卻感到不滿足、沒有成就感...........這樣的我真的是相當低俗啊,低俗到肯定會被前生的我給鄙視吧。」


  因為他的文學帶領了一代人前進,他本人也該是如同神明一般正直廉潔,但他不是。森鷗外知道這些,感到非常沮喪。


  但是他沒有能說的朋友,人際圈一如自身的潔癖般蒼白。


  他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遠沒有想像中潔白的自己。


  還沉浸在情緒當中,森鷗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髮被人完全撥亂,連瀏海都被撥下來了,他伸手捉住太宰的手就是一折。


  「啊啊啊反對暴力!」


  「去死。」


  「我就讓你轉換一下心情啊翻臉比翻書還快啊-」


  「不准有下次。」


  「是是都聽你的!大俠饒命!而且你也太鑽牛角尖了吧,想念過去也很好啊。」


  「恩?」


  「你看嘛,前生你又是軍醫又是文學家,不論是在理科還是文科都文武全才啊!家庭背景又富有,會懷念過去的人生也不為過吧?」太宰笑得很自在,雖然不是自己的問題,但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想拉森鷗外一把:「每個人都會想追求幸福,不論是眼前的或是未來的幸福,就算是苦修也是因為堅信自己這麼做在未來也能獲得幸福啊。沒傷害到人就好了,那些是非對錯都是由其他人強加上來的,幹嘛為了其他人自己背這責任。」


  「那如果傷害到人了呢?」


  「在已知的地方努力學習把持界線啊,反正人不知道的東西可多著,有誰不是跌跌撞撞、鮮血淋漓的走過來。好啦,以後如果又為這種小事煩惱,我可以分享自己的偉大事蹟讓你笑笑,反正我光前世的笑話就足以笑上三輩子,不怕你無聊,來!」


  聽道有這句話,森鷗外又笑了出來,心情也比以前明朗許多。煙火最終也停止了,留下尚未消散的煙以及準備休息的市集,他伸手拉了太宰一把,收拾起自己帶來的食物,藉著人家的手電筒準備回去。


  「下次要轉換心情用其他方法,不要只會惹人生氣。」


  「我才不要阿諛奉承,那不是我的風格。」


  「不是那種意思,還有一件事。」


  「?」


  「謝謝你。」


评论
热度(10)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