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7-09-29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四十五章

九月整個月在忙選課跟搬宿舍,拖到現在真對不起





  第四十五章

 

  有時司書會哼歌,在散步時、或是在閒暇之間做做手工藝之類的。司書室很小,他的作品最後不是送給其他人了,就是被拿去裝飾圖書館。

 

  有時看著他如此忙碌,不知不覺可以看好一陣子。

 

  「司書喜歡嗎?」

 

  「喜歡什麼?做東西嗎?」

 

  「哼歌,因為我好像沒有聽過司書唱歌,本來還以為你不喜歡。」

 

  「也不是說不喜歡,小時候唱詩歌唱習慣了,心情好就會哼幾句而已……很難聽嗎?」

 

  「不會喔,我很喜歡。」

 

  很喜歡,像現在這樣的時間。

 

 

 

 

 

 

  春日、夏季,轉眼間來到秋天,上任將滿一年圖書館裡還是跟以前一樣雞飛狗跳的。一開始到任時,司書還想著文系男性應該都是安靜乖巧的類型,但是現在隔壁房間的吵架已經大到外面都能聽見了。

 

  「凜才是fate的女主角!少拿黑櫻那破鞋相提並論!」

 

  「胡說!黑櫻才帶感好不好!士郎也是在櫻路線時才有所成長阿,胸圍七十七的少在那邊吵。」

 

  「不要瞧不起貧乳!吾王萬歲!」

 

  「…….當初是誰介紹他們型月系列的?」聽見文豪們閒著沒事居然在吵著這種事,司書對這票老師的尊敬度又下降好幾度,雖然在初見面時早就碎的差不多了。太宰倒是對這種情況早就見怪不怪,反正更早之前他也是那群狂信徒之一:「文豪本來就是容易一頭熱的類型嘛,陷入狂熱或者是戀愛都是家常便飯。-好,這樣就收集完了,司書我要放假!」

 

  「不行,反正你一定又是要跑到補修室找森鷗外,他拜託我一定要攔住你。」

 

  「甚麼!-可是我很無聊阿、司書你又不讓我在上班時寫小說,給我任務拉-」

 

  「吵死了!好啦無聊我放隻召喚獸陪你打去,不要打到圖書館外就好!」

 

  「謝謝司書!滿等後你就不放我去潛書我正無聊了到不行呢-唉?人面女妖?!」

 

  「別挑種族了,一小時過後就會自動消失,在那之前仇恨質會全鎖定在你身上,加油。」

 

  「但是我討厭飛行系的怪物-司書你一定是故意針對我!痛!」

 

  司書不理他,開門放女妖跟那個紅色的青年到庭園戰鬥,以絕望與墮落聞名的無賴派如今卻在陽光下玩的不亦樂乎,和孩童一樣,真是奇妙的光景。。

 

  然而當太宰和那名女妖打難分難解,迫使敵人往高空飛去時,突然有人從空中落下,一劍把女妖釘回地上,還把中庭的地磚給砸出個大洞。

 

  聲音太響,就連屋裡的人都被這爆炸聲給引到外頭,看見外面被炸的煙霧瀰漫,人都愣住了。直到落地才發現原本的妖怪變回紙片,二式砸嘴、把手中的大劍縮回小刀插回腰間的綁帶上,「什麼啊原來是假的喔,為甚麼圖書館裡會出現這種東西…..小哥?」

 

  「……幹,我要叫一原帶你回去。」

 

  「唉唉我不是故意的!-」

 

 

 

 

 

 

  經過一陣兵荒馬亂,司書才把被弄亂的庭園給恢復原樣,二式也被人五花大綁在椅子上,以犯人身分逼供出來龍去脈。

 

  原來除了日常出任務,蟬式人偶在主人的許可下也是可以自己出來行動,而且也能對人類心理掌握得更敏銳。一原平常會每天放風一小時,在這段時間可以自由前往想去的地方,二式想到以前有問過圖書館的地址,沒地方玩就飛過來了。

 

  「-因為一出生就是和主人組成小隊,我們都是受造物,在收容空間裡只能依賴主人的眼睛與耳朵,所以自由時間我想到沒去過的地方…….沒想到又工作起來了阿哈哈。」二式十分尷尬地想笑著掩飾過去,整個人被麻繩綁在椅子上、還被司書下了奇怪的暗示渾身無力化。太宰臉色故作陰鬱,向著司書投去目光:「老大,這貨知道了咱們的秘密,該怎麼處理他?」

 

  「沉了,記得水泥封緊一點。」司書的臉色更陰沉了。

 

  「等、等一下阿!剛剛我說的工作只是開玩笑的阿為甚麼要生氣?我沒有命令也不能逮捕人的阿?」

 

  「為了組裡的兄弟你個局外人知道的太多了上汽油桶

 

  「司書別玩了,就說人中之龍不要玩那麼多。」尾崎一手一個把兩人提到一邊去,其他人也跟著鬆綁二式身上的繩子:「不好意思,司書新收了個特助後自己都被帶壞了,我們圖書館的情況比較特殊,能麻煩你對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

 

  「唉?什麼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圖書館的規則維護不在我身上,是貓先生的工作吧?」

 

  「實際情況不好解釋……既然願意幫忙,歡迎來到圖書館。」

 

  在確認彼此關係後,大夥對二式的的態度一下子就熱絡起來。因為身分的特殊性,文豪的消息一直沒放出去,這次難得有個同行(?)拜訪當然毫無隔閡。蟬式人偶和文豪一樣是從書中所召喚出的煉金生命,只不過文豪是從作品中轉生出原作者來、而蟬式人偶是煉金術士以書籍為觸媒,在構築出類人意識於人偶中,因此在對話與互動上僵硬許多。二式是以科學怪人這本書被建造出來的,來自科幻小說心智卻和兒童一樣單純,雖然他本人不識字根本沒看過那本書。

 

  聽見對方的知識如此淺薄,眾人在感嘆人生不公幾句後馬上掐著人習字,並起拿自己的作品進行洗腦,勢必要在自己門下新添一名粉絲與弟子。本來只是想聽聽有聲書的二式突然被吱吱喳喳的文豪給包圍得水洩不通,司書連吐槽都懶了,僅要求小聲一點就回去讀自己的書了。

 

  「那個,司書,這樣放著他們好嗎?」中野看著教學熱忱那是燃燒的一發不可收拾,有些小聲地地敲了敲房門。

 

  「不用擔心,二式的放風時間頂多就是一小時,時間到了就會被一原收回去,攔也攔不住,就由著他們去吧。」司書這麼回答,書桌上散落著不少橫線內頁密密麻麻地寫著單字,他自己也翻開英文講義作筆記。

 

  「好…..恩?怎麼突然開始學英文了?」

 

  「因為最近好像又開始司書的證照考核了,我沒考過多益,多少考一下加分。」

 

    中野走進來探望,瞥見書架上的書快塞滿了,隨手抽一本來翻:「……全英文的小說你看得懂?」

 

「一部分專有名詞跟艱深的單字要查而已,以前在台灣還要求學生用英文寫短文章呢-幹不就幸好我的母語不是日文,不然真的會被外來語給害死。」

 

  「阿,差點忘記司書是混血兒,相處太久都沒感覺。不過司書外表上也不太像日本人,身材比小泉老師還高大呢。」

 

  「那是因為近代人營養好的關係和血緣關係吧?想我以前剛移民到日本時完全接受不了這裡的食物,不是甜的就是軟的,當時還以為日本人是不是都有牙口不好的毛病。」

 

    「所以司書後來才喜歡自己做飯?」

 

    「小部分是這樣,不過也是因為常常搬家,父母不能信任、只能我自己處理生活的關係。」

 

  司書揉了揉發酸的眼睛,工作之餘還要額外分時間學習對他來說真是吃不消:「從小因為我爸工作的關係,搬家次數快超過十次,可以說沒住幾年就得離開。一直以來我很少會把哪個地方當作故鄉,語言也學得亂七八糟的。」

 

  「就沒有能讓你安心下來的地方嗎?」

 

  「……圖書館吧?」

 

  聽見的答案太過標準,簡直像是講義最後幾頁的參考答案,就連思書自己也覺得好笑,兩人一起跟著笑出來


评论(1)
热度(10)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