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7-10-04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先是從呼吸開始,很淡的肉桂香氣與迷迭香組成的風灌進鼻腔,裡兩者都是有些辛辣的味道,讓太宰的思緒與感官漸漸回來。潺潺水聲傳進耳中,毛毯的溫暖觸感也包覆住自己,是非常溫柔、令人感到有安全感的空間。


  好像,曾在哪裡有過這種經驗?


  阿,是第一次轉生吧,那時候也是像這樣,被溫暖與安心的力量包圍,直到有人呼喚了我的名字才順利睜開眼。當時是身處在森林之中,現在卻像是處在寺廟裡。


  轉生?


  碰觸到關鍵字,太宰才從睡夢中驚醒,掙扎著起身從柔軟的沙發上摔下來,連蓋著自己的繡花被掉到地上了都不知道。一陣天旋地轉中,他還沒搞清楚自己身處在何方,一道甜膩柔軟的聲音倒是隨著開門聲先傳過來。


  「醒了?沒想到工廠製品倒挺結實,要害被攻擊還沒散架......也有可能是主子全擔到肩上了吧。300dx


  弗蘭娜達踩著拖鞋走進客廳,一身針織連衣裙,下擺擦過地面,優雅緩慢俾倪著倒在地上的太宰。只消撇上一眼,太宰就巴不得自己再昏過去算了。長年周旋在女人身邊,在太宰眼中女人皆是飽滿可親能食用的生命,但是眼前的女子已經不是美艷豐滿能形容的對象,而是力量強大到一碰觸就直接噎死、自己的屍身還會被她拿去做幼兒的飲食,更重要的是,在她身上太宰感覺到和蜂之女王一樣的神格,威能卻遠遠超過、簡直像待在沸騰的火山口旁邊。


  眼見這人遲遲起不了身,弗蘭娜達沒興趣讓人行五體投地的大禮,彈了下手指就讓窗外的藤蔓爬進來扶起客人,還能奉上熱茶:「已經開始進化了阿,人類就是這點贏過其他生物,不然也不會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不過現在把自己唯一的優勢搞殘了還拖著其他族群下水,真是不可原諒。」


  「等、妳是誰?司書呢?」


  「我是弗蘭娜達,是這家藥草店的主人,之前就和你家的管理者見過面了,順便出手相救而已。」


  「......弗蘭小姐.......不只是藥店老闆這麼簡單吧?之前在神社那有見過,妳是就了我跟森鷗外的人。」


  「哎呀,居然還記得那件事啊,本來還想著當時你重傷的只剩一口氣了,連醫護人員是誰都認不出來吧?」弗蘭娜達似笑非笑的,身上的辛辣氣息又更重了些:「既然都被這麼問了.....我是龍的化身,原本是居住在中東那附近的居民,直到二戰前才移居到日本。」


  二戰前......還是別問年齡了。


  「這時候還閒聊嗎?你的管理者還在其他房間躺著呢。」


  得到女子的邀請,太宰義無反顧地跟上她的腳步,在如同小型迷宮的住宅中前進,弗蘭娜達的名字他在司書與森鷗外那裏聽過,雖然了解不多,但是也知道司書衣提及就充滿畏懼的臉是怎麼一回事了,窗外似乎還是深夜,時鐘上顯示著他們離開商店也不過幾個小時。隨著人走進另一個房間,太宰就見到司書躺在床上緊閉著眼睛,從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異狀。


  但是在他想要上前去叫醒人時,弗蘭娜達卻突然攔下人:「建議你不要碰比較好,尤其是像你一樣的孩子,碰觸的話會被吃掉的。」


  「被吃掉....?什麼意思?」


  弗蘭娜達也不多說,轉身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剛走到床邊還有半公尺的地方,司書身上突然浮現黑色的字,腫囊在皮膚表面滾動,甚至還有一部分從口鼻溢出,有如半透明的蠕蟲向書緩慢伸來。


  她二話不說,把書朝那團東西扔過去,趁著那團文字包覆住書時一把揪住蠕蟲,另一手則是扳開司書的下顎,滋滋滋滋把那團東西給扯出來。


  一扯出來司書馬上就醒了,不停嗆咳、淚水口水都停不下來還差點滾下床。讓太宰趕緊上前攙扶,弗蘭娜達則是緊抓著那團不斷扭動的小生物,手中放一把火就燒掉了。


  「喂!妳做了甚麼阿?為甚麼這麼粗魯?」


  「幫他阿,對你們來說沒了這個人類很不方便吧?不然我平常不太管人類的。」弗蘭娜達走到廁所去洗手,回來時拿著一條毛巾擦乾:「那種東西你們稱為侵蝕者吧?那是一種連生物都稱不上,會破壞與寄生在文字上的妖物。剛剛那一團的侵蝕者的濃度非常低,所以你家司書才沒有被吞掉靈魂......不過人類對文字與定義的依賴很重,所以才會被吃得死死的。」


  偏低的女性嗓音叨述了了這麼一長串,但是卻很乾脆的把圖書館的老底全掀出來,讓太宰在一旁聽的膽戰心驚的。如今文豪的存在還是在保密原則裡,煉金術則是在實驗室裡的產物,一般人根本不知道經典被消失的事情。基於謹慎,太宰打算先來套套她的話,想看看她的極限在哪裡:「弗蘭娜達小姐可真厲害啊,既能徒手捏死侵蝕者還知道這麼多的事.....妳以前也是在政府那裏就職過嗎??


  「沒有就職,但是在現在政府建立之前我就住在這裡,一直看著長大、直到造出了足以毀滅人類的災難也看顧著。一開始我對人類沒意見,但是見到他們連幼仔都能動手就完全沒好感了。」


  「幼、幼仔?」


  「那些人工孩子啊?因為自身懷抱的怨恨太大,所以才會變成人類的天敵想要消滅一切思想。我是不贊成這種自殺般的行為,但究其原因還是在那個主權者身上。不談這麼煩悶的問題了,小夥子,聽說你住在圖書館,那裏的人待你還好吧?」


  「那裏的人....你是說文豪嗎?大家都過得很好啊,除了每天的潛書任務就是寫作,日子過得很愜意。」


  「摁摁,現在還有在寫作,真不愧是大作家。那你們的作品現在有貼在哪個網站嗎?還是說已經出書了。」


  「在一個論壇上有貼啦,德田在學會怎麼寫程式後就被他師父掐著架網站了,現在是由幾個會寫程式的傢伙在維護。」


  「從前未完結的故事現在終於有人能結束了,聽起來真浪漫,那你們在生活上有甚麼不方便的嗎?」


  「不方便阿....頂多就是和以前生活不太一樣吧?要適應新的工具挺不容易的,還有很多事要自己做,因為現在是自己一個人住嘛。」


  「那現在的書籍看得還習慣吧?」


  「很習慣阿,只是現在出版社太過商業化了就算是小說也都無腦的要死,第一次看時我差點吐出來.....文筆劇情全無邏輯還亂七八糟的,能賣得出去全靠封面,真不懂為甚麼那種書能過芥川老師的投稿卻不能過.....」


  「因為對現在社會來說,你們是死人吧?想要擺脫這種窘境的話就到我這裡來,我會給你們更多自由。300dx


  太宰下意識就把武器叫出來,但是鐮刀卻被奪下,一條玉米蛇在咬了他一口後就捲走鐮刀,其他藤蔓則是在他不注意時纏上他手腳,限制所有行動。


  太宰嚇得滿頭大汗,「但是我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弗蘭娜達才不管他,拿走武器變回原本的人間失格,在手上晃了晃,「你會死,再跟著那間圖書館與那個人類廝混的話,文豪們會死。」


  就在這一刻,一道電光突然掠過弗蘭娜達的耳旁,擊碎她身後的窗戶。


  終於能下床的司書嘴角溢出血,就算剛剛拿自己的生命力轉換成雷電,還是站得很直,平日死氣沉沉的年輕人此刻怒火高漲的快要可以用肉眼看見,就連玉米蛇都護在主子旁邊弓著身體準備要攻擊。司書一把將太宰往後推,自己走到弗蘭娜達面前。


  「文豪們是我的,是我必須保護的人,輪不到妳這個局外人插手,就算是上古神祉也一樣。」


  「你的歲算短短數十載,連送葬都做不到,還稱什麼保護?」


  「但是更不會讓一個誘拐犯帶走!妳說過妳很討厭人類,我會給他們選擇的自由,而不是強迫他們變成妖怪。」


  第一次見到會護崽的男性,弗蘭娜達驚訝之餘也開始在頭痛了:「......文豪不是你的同族。」


  「我定義同族的規則也不是看血緣。」


  「但你今後也不會成為文豪,你死後會進天堂、而不是英靈殿。」


  司書把書搶下後直接回了個中指,然後扯著太宰下樓離開,就連玉米蛇想要追上來也被他電翻過去。在回到大街上,司書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氣,第一件事就是扶著牆在路邊吐血。


评论
热度(9)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