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7-10-25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五十一章新人

  第五十一章新人

 

  晚上七點前館閉館,中野回到圖書館後本來想找司書談論某些事,來到房間前卻發現門是鎖上的,窗簾也全都拉上,讓人看不清裡面的狀況

 

  司書出差去了?但是沒聽說有這事啊?懷著疑惑,中野本想敲敲門詢問,卻被路過的志賀阻止了。他一手拿著書,另一手捉住中野伸出的手:「中野,司書現在還在睡覺喔,現在先別吵他啊。」

 

  「司書已經睡了?現在才七點啊?」

 

  「他從昨晚忙報告忙到今天早上七點才結束嘛,快一天一夜沒闔眼,太宰也是抱了個睡袋在司書室休息。」一說到這,志賀就皺眉頭,大概是很不喜歡這種爆肝生活:「而且他沒跟你說?前幾天晚上他們在路上被侵蝕者襲擊了,對方好像是循著路標與招牌找上司書,明明還在人間,卻連司書都差點死掉呢。好像是在知識與心智上下手,司書也沒想到他們有辦法集中攻擊同一人,被救出後拼命向總部匯報呢。」

 

  「他根本沒說這件事……所以這幾天足不出戶就是為了忙這?」

 

  「摁,多虧這工作,太宰連自殺都不鬧了,他說每天累得只剩一口氣用不著急著去死…….本來我也想幫忙,但是司書說政府那裏不喜歡文豪參與行政事務。」

 

  說完兩人都嘆氣,對忙到過勞的司書非常不好意思。此時司書室的門自己開起來了,太宰迷迷糊糊地出來應門,連領帶都沒繫,一看就是剛起床的樣子:「甚麼阿,是你們喔…..我還想說是誰在外面吵。…….」

 

  「啊啊,吵到你們了嗎?抱歉。」

 

  「沒差啦……現在幾點了?」

 

  「七點了,先起來吃飯吧,再拖下去食堂就要關了。」

 

  「阿….七點?!唉唉唉唉!」

 

  聽見時間太宰一下子就清醒過來,找到電燈開關、順帶把司書叫醒:「司書、司書!快起床!你不是說有新人七點半會來報到嘛!只剩半小時準備了快!」

 

  

 

  

 

  結果司書花了十分鐘就準備好了,除了沒睡飽讓他氣壓有點低以外,其他看起來十分正常。

 

  七點半館長就領著那兩個助手來會面,是一對目測才十三四歲的少年,穿著制服,精神抖擻的排成一列。左邊的人有著赭紅明亮的雙眼,長相俏麗、表情也比較活潑,另一個人卻是一頭白髮,五官稍稍成熟些,帶著銀絲眼鏡比另一邊的人還要冷靜嚴肅。

 

  「我叫做紅!今天開始擔任司書的助手,是比館長還要厲害的煉金術師喔!」

 

  「我是藍,職位跟紅一樣,煉金術的能力不會輸給紅。」

 

  對著那兩個神采奕奕的小朋友,司書既不驚訝也沒有欣喜,上下打量他們一番後轉過頭來向館長拋了這麼一句:「新來的助手我看見了,等一下我會自己帶他們認識圖書館。」

 

  「唉呦?這次很快就接受新人了嘛,我還以為你會抗議怎麼帶了一對小孩來。」

 

  「因為館長不會做這種事,反正我也很需要新的人力資源,就算是未成年來打工的也得收了。」

 

  「喂喂,這兩位可是貨真價實的成年人喔,而且就實際情況來說他們還是你的前輩,之前可是比你還早被招募進來。」

 

  「恩?前輩?那怎麼會拖到這時候才來?」

 

  「因為之前他們去進修,出了一些事直到現在才回來…..是遠比我強悍的煉金術師,尊重人家一點。」

 

  「這我知道,既然是同事,就會給予基本的尊重,好歹我也管理文豪快一年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司書先生對我們真信任呢!雖然是後輩倒是相當盡職。館長!接下來由我們來交流就可以了!你放心回去吧!」

 

  在紅的勸說下館長便離開圖書館,把新人全權交付給司書,而藍則是湊到司書的身旁,第一句話就是:「司書先生,接下來還有甚麼事需要我們幫忙的?」

 

  司書先是確認館內除了文豪沒有其他外人,接著才鬆懈地打了個呵欠,隨口問了一句:「也沒什麼事,你們確定是成年人了齁?沒有謊報年齡吧?」

 

  「那是當然的好嘛!我們只是比較矮一點,成長期還沒過!」紅抗議著回到司書面前,雙頰都氣鼓鼓了。

 

  「那你們都會使用煉金術?」

 

  「自然,好歹也是要當司書先生的助手,我和他都能使用煉金術。」

 

  「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是從哪個部門考核進來的?」

 

  最後的問題讓兩人都安靜下來,就連最吵鬧的紅也收起笑意,神情變得凝重。過了半晌他才勉強自己鬆開眉頭,意圖說笑話打混過去:「我、我們當然是圖書館那邊考進來的阿!有證書喔,司書先生想看證明嘛?」

 

  「煉金術天賦的檢查每四年才會舉辦一次,上次檢查是在兩年前,我怎麼不知道又檢查了?」

 

  「那、又怎樣啊?為甚麼要對我們的出身這麼在意?」

 

  「因為煉金術的人才一直都很缺,不論是司書還是裁決隊,每年都招不滿人。現在卻突然派兩名具有煉金能力的助手,是想表達什麼意思?」

 

  被司書的氣勢嚇到,兩人寒毛都豎起來了。藍先是退到紅的旁邊,最後有些不太甘願的低下頭,「我們,是從研究部那裏推薦進來的……是第一期天賦激發用藥的實驗者。」

 

  司書聽完頭一陣一陣地痛,但在大夥面前還是得強撐形象-就算因為睡眠不足已經開始有些反胃與暈眩的症狀,「我還以為那藥幾年後才會通過立法……研究部那裏在搞什麼?!」

 

  「我們是自願參與實驗的受試者!一開始就有些微天賦了、只不過用藥物稍微加強而已,才不像你一樣都在私底下給文豪進行改造!」紅替藍打抱不平,擋在他面前和司書對持:「而且我們的煉金術絕對不會比司書差,在很多方面甚至能贏過裁決隊!少在那邊瞧不起人了!」

 

  「可以,那就讓我看看你們實力如何。」

 

  說完司書就一人拋一小罐文墨,同時彼此之間畫下一道界線,築起透明無色的保護牆,在兩人好奇摸摸那面牆時,司書拿出一枚硬幣展示,「用煉金術來比拔槍術吧,看是要造武器或是雷擊都隨便你們,誰先破壞對面牆壁就贏了。別說我欺負小孩子,就讓你們倆來對付我一個。」

 

  兩人同時對視一眼,點點頭就算答應了。

 

  司書將硬幣往上拋,在硬幣落地那一刻紅藍同時召喚出一把自動手槍,但還沒成形就被兩道電光給打碎,同時一道巨大雷擊直接擊碎他們的牆,後續的衝擊波更是衝得兩人往後跌。

 

  巨大陰影壟罩,帶著臭氧與高溫的氣味,司書身旁電光劈哩啪啦地作響。

 

  「第一,在實戰中練成能源比練成武器速度快,要製造槍回基地再做。

 

  第二,這裡是前線,館長擁有建築而我負責管理所有人,既然沒有用的話就乖乖聽話,不然就給我滾。」

 

  兩人嚇得抱在一起連連道歉,不斷保證自己不會再大放厥詞今後一定服從司書命令云云。司書揮揮手就讓其他人來接手照顧他們,自己回到司書室去。中野趁著混亂跟過去,看見房間門沒關,進入房間時又聽見一連串乾嘔聲,司書整個人跪坐地上,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中野連忙扶起他,輕輕拍他背部要他冷靜一點,卻又無奈地小聲責罵:「你看你,又逞強了,既然睡眠不足就不要花精神去嚇那兩個小朋友嘛。」

 

  「沒辦法,芥川跟太宰的事我還沒有跟上面報告,如今突然來了兩個外人,我得看好他們。」司書扯開一個虛弱的微笑,緩緩靠向中野休息:「你們是、我的手足,是我重要的人,守護你們本來就是我的責任。」

 

  稍稍撥開司書的瀏海,中野看著他的側臉,脫口而出的卻是

 

  「為甚麼司書會一直說要保護我們呢?」

 

  司書聽見了,卻是露出苦笑,聲音細微有如哀求。

 

「…..能先暫時別問這個問題嗎?拜託。」


评论
热度(10)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