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7-11-24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昨晚又下了一場雪,厚厚的雪讓道路都被掩埋,街道上變得一片白茫茫的。


  進入冬季後白天變得越來越短,太陽通常過了七點才會升起,若是一大早進了還沒開暖氣的圖書館,常會讓人升起再回宿舍睡一下的慾望。但是這種時間卻有人比司書還早起床,開燈、開窗,還準備好小暖爐來讓人取暖。


  「嗚哈-太宰?你今早這麼勤奮阿?平常不都是睡到快遲到?」織田作包成一大團毛球走進來,卻見好友穿著輕便在忙東忙西的,有些羨慕身強體壯的人。把最後的桌椅歸位後,太宰匆匆把外套披上,脫掉口罩後就急忙趕向大門,「因為我想早點去拿蛋糕阿!司書可能還在睡喔,安靜一點讓他好好休息。」


  「原來是為了晚上的宴會喔,我生日時怎麼沒見你這麼開心?」


  「主子和朋友是不一樣的對象,好了,今天還要忙一堆事情,幫我跟司書說請假喔。」


  太宰揮揮手道別之後走入人煙稀少的大街上,雖然他一開始想的是從早慶祝到晚上,但是司書早早就表示別鬧,工作完才能玩。雖然有點可惜,但終究是第一次幫司書過生日呢,就順著壽星的意思去。


  想到這裡太宰也稍稍按耐住期待,依循著單據去購買材料。在幫忙宴會的助手中,他是負責酒水採購還有訂購蛋糕的人,因為認真說起來圖書館並沒有自己的冰箱和廚房,大都是和食堂的廚房借用。一部分的文豪在取得司書同意後便興致勃勃地要自己做滿所有宴會上的菜,雖然司書叫外賣就可以了,但是好像缺乏新意、壽星的味覺又不輸那幾個嗜吃的老師,一點也馬虎不得。


  大清早的馬路上應該是沒什麼人車,清爽的寒風壤人精神為之一振。但這時候有幾輛沒見過的卡車呼嘯而過,車體漆的通體雪白,也不太像是甚麼液化化學物質車,兩節方正的車輛路過小鎮,顯得非常明顯。


  太宰目光追逐著那輛車,看得太入迷沒注意到人,結果下個轉角差點就把人撞倒,他手上的代買清單也跟著飛出去。


  只來得及喊聲抱歉,太宰就連忙跑過去追紙條了,跑到大馬路上差點被車撞,是有人拉了一把才平安回來人行道。那個人說著沒事吧、之後突然迸出一句:「阿、您是太宰先生嗎?」


  太宰回過頭去,是上次見過的所羅門醫生,手上就拿著一杯咖啡,雙頰都因為寒冷而變得通紅。太宰見到那杯咖啡灑了不少出來,讓地表出現一片水漬,尷尬地找出手帕遞了過去:「哇阿打翻了你的咖啡真不好意思......所羅門醫生要趕著去上班阿?起的這麼早?」


  「也、也不是趕啦,就是起太早來散步而已。太宰先生也是嗎?幫忙司書工作?」


  「這個?這個是被其他人委託要買的東西啦!今天是司書生日,沒有潛書任務的同伴會出來幫忙採買,今晚可是說好要通宵的!」


  「哇阿,聽起來司書真辛苦啊......唉?你們也會幫人過生日?」


  「有哪裡奇怪的嗎?每次其他人生日時我們也都會這樣慶祝。司書現在可說是文豪的中心了,哪有可能虧待人家。」


  「這跟我聽說的不太一樣阿.......根據紅的說法,我還以為他會常常虐待底下的員工。」


  「那是傲嬌,而且那兩名小助手真正希望的是升遷、又不是為了文學,哪有可能和司書有交集阿。」太宰在回答的同時順便回憶,不禁感嘆這一年過得真快:「其實一開始文豪和司書也是吵很久,司書喜歡文學、但是對人敵意很重,那時候他一臉快累死的樣子根本就不想對人有笑臉。可是後來遇上一些事,他永遠都是最快衝出去坦刀的,甚至還不怎麼喊痛,彆扭至極表達自己的好感,大家也才藉機互相磨合。」


  一開始也不是那麼的順利,司書的暴躁個性很難扭轉過來,又是個古板直性子的人。但是他的直言不畏總能輕鬆點破其他人在寫作上的盲點,又是個聰明人,在好學上不輸給老師們。最重要的是對文學的熱愛不輸給任何一個文豪,是個和文豪有著相同眼光的人。


  所羅門醫生呆呆聽著,閃過一抹羨慕的神情,但是很快又恢復微笑:「甚麼嘛,看樣子那位司書很會帶人啊,呀-可惜我不太懂那些文學甚麼的,不然有點想調職去圖書館了。」


  「有空來借書就算是參與在其中了,不過所羅門醫生不是要去上班了嗎?還在這裡打混好嗎?」


  「啊.....我有點不太想去實驗室......反正材料什麼的其他人也會幫我收拾吧.......」


  「什麼意思?」


  「沒、沒事,只是現在的工作單位對我來說就跟流放邊疆沒兩樣,所以心情有點鬱悶。」稍停,所羅門又稍稍往前探身了一會:「對了,之後有機會,我可以到圖書館進行訪談嗎?我想了解文豪的社會行為目前發展到什麼地方?」


  「阿?這有甚麼好研究的?你在實驗室裡不就能研究了嗎?」


  「不是你想的那樣,就算是研究部門、同一部門下也會也不同的實驗主題,圖書館和裁決隊的誕生就是為了應用從實驗室發展出來的技術。目前有關不死樹的實驗還是聚集在生命發展上,因為社會開始關注人才成長需要太多資源,正在想辦法常識如何在短時間培養出一個成人,而這項主題的應用就是裁決隊。只可惜蟬式人偶的僵化問題一直沒解決,所以我就被踢出來了阿哈哈-」


  「.......唉?不對阿?我們應該是為了淨化被汙染的書籍而誕生的吧?為甚麼說圖書館是應用技術而誕生的產物?」


  太宰睜大眼睛,從背後傳來一陣陣涼意,而所羅門不小心嗆咳幾聲,露出有些緊張的神情:「對、對阿,你們就是為了守護文學而誕生的戰士,研究部那裏只是提供新系統地而技術,唉喲!」


  「剛剛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圖書館的誕生到底是為了什麼、你說的實驗主題是什麼?!」


  說著太宰便一把扯住所羅門的衣領高高提起,但是因為對方遠比自己高大,就是逼人低下頭而已。正當所羅門驚惶失措地要找台階下時,他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手忙腳亂先接起來卻傳來陣陣不詳的尖叫聲。


  「所羅門醫生你現在在哪裡!實驗體全死了!明明有上乙醚他們不知為何全撞盒子自殺了、只靠實驗室警備解決不-」


  此時圖書館方向傳來一陣光,吞沒街道、小鎮,如同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從廣島中心蔓延開來的那道光。


评论
热度(8)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