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8-04-10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六十九章

 然後有關原理的那一部分基本都是我掰出來的,還請相關科系的鞭小力一點,身為中文系頂多上過一年的自然科學概論阿(抖

 

    第六十九章

 

  中野前去拜訪館長的住所時已是下午,當他打開門時,陽光正好從門口傾瀉,進入被大疊大疊的書佔滿的房間。

 

  「喔?今天是中野先生過來送藥阿?司書他還在忙?」館長從二樓走下來,襯衫袖子捲了一半上來,看樣子還在清掃中。中野環顧了永遠很亂的房間,默默的把藥放在一旁的櫃子上,順便應了聲摁,「司書那邊似乎還在實驗室那,不過他說要我監督您把藥喝完。」

 

  「唉,那藥很苦啊……女巫小姐還真是固執。啊啊抱歉讓你看見這麼亂的地方。」

 

  「沒、沒事的,司書忙起來時房間也會變得一團亂。最近身體還好吧?弗蘭小姐的藥有效嗎?」

 

  「偏頭痛的症狀是好了些,不過天賦倒是一點也沒長進,看樣子有些東西不能強求。」館長給自己倒了杯熱水把藥草放進去泡,「不過也不礙事,說到底我還得感謝女巫小姐呢,沒想到她還真的能治療煉金術師施術過度的後遺症呢,原本我還以為要帶著這老毛病一輩子。」

 

  聽見館長這麼說,連中野都被吸引過來瞥了一眼茶水的顏色。

 

  最近為了治療館長的偏頭痛問題,弗蘭娜達答應司書幫忙配藥,一周過去拿一次,每天都要喝。據說館長早年也是名煉金術士,只是因為施用過度讓他的天賦失靈了,還留下一個容易偏頭痛的毛病。現在雖然能治好偏頭痛,但是要再恢復到以往能力是不可能的。

 

  從古時候開始,對於神秘的追求以前的人還能憑天分或神明憐憫來碰觸這些不科學的事,現在這種人已是鳳毛麟角,若不是鍊金術的發現讓這一層隔閡變得薄一些,人類本會棄絕所謂的神靈。

 

  那時候弗蘭小姐是這麼說的,同時也意味深長的瞥了司書與他一眼̀

 

  …….還是別想這麼多了,來辦正事。

 

  中野重新看向館長,確認對方皺著臉有把藥茶喝完,這才主動開口:「對了館長,你之前不是說有雜誌出現了污漬嗎?我看看情況如何吧。」

 

  「唉?好是好,不過只有你一人能淨化嗎?」

 

  「還稱不上熟練,如果只有一點點污痕,我說不定能處理。」

 

  對中野的話半信半疑,館長遞給他了一本雜誌࿰封面已經出現一點污痕,是初期症狀。中野接過書,也沒有潛入書本裡頭,而是翻閱了幾頁、檢查書本的汙染情況,那上面的氣息和他一樣。

 

  他手放上封面,淡淡說了一句滾。

 

  雜誌順潔白如新,若不是書頁角落有捲起,看不出來是本舊書了。

 

  館長整個人都待愣住了,在中野把書遞還回來時還差點錯過。他低頭看向那本雜誌,有感而發地垂下肩膀:「……事到如今,我才真正了解我們造出了什麼東西。」

 

  「怪物嗎?」

 

  「不,是奇蹟,你的能力已經超越了起初我們寄託在文豪上的希望。」

 

  聽見館長這麼認真地說出這樣的話,中野忍不住笑出來,「館長不用這麼客氣,明明平常就替我們圖書館處理這麼多事物,這麼禮貌怪不好意思的。」

 

  「我也沒開玩笑-好啦,有一小部分是哄,因為你很明顯地在悶悶不樂,有甚麼煩惱的事嗎?」

 

  「還稱不上是麻煩阿,說出來也只會被笑話……如果館長願意說一點有關圖書館成立前的故事,我再考慮看看。」

 

  「用故事來換故事啊,在那之前先來點能暖身子的東西吧。中野先生要試試愛爾蘭咖啡嗎?」

 

  「我騎機車來的啊,給我咖啡就好。」

 

  「原來是這樣,本來還想說正好有威士忌的。」

 

  館長一邊這麼嘟噥一邊打開咖啡機,在熱水轟隆作響一陣子,最後端了兩杯熱氣蒸騰的深色液體出來。他先是遞過去中野的分,自己吹散從杯口不斷上升的蒸氣。

 

  「要從何說起…..其實政府一開始也不是馬上就想到說要用煉金術來對付不死樹,那時候不死樹是種完全沒見過的新素材,硬度和木材差不多,但是韌度和黃金有得比,當時的科學家連他的一片葉子都摘不下來,靠水刀才完成這項工作。

 

  後來有人拿了葉子去燒,差點引發火災,證實不死樹自身攜帶大量能源。但是要使不死樹成長也需要大量能源,關於他的應用又停滯不前,誰都不知道該怎麼應用。直到有人使用煉金術把那一片葉子鍊成最早的煉金生命,構造最簡單的細菌。」

 

  「生命練成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可以這麼說吧,因為這個程序一點也不符合過往科學所觀察的,蛋白質等物質依照DNA序列逐一排列,形成各器官與系統,最後才形成活體。他是從一開始就有自己的DNA ,不依賴卵子或精子、也沒有分裂出來的本株,從一個胚胎開始自行成長成能獨立自主的生命。雖然基本上還是在所述的那種動植物基因,但是每一種鍊金生命DNA都不一樣,除了組成成分不同,已經和一般生物差不多了。」

 

  聊到這裡館長又嘆了一口氣,似乎對這段歷史感到不堪,「很可惜的是,研究部那邊也找到了鍊金生命獨有的學習系統,好像是一種腦電波?微波?總之就是一種波動,鍊金生命在透過感官認知外在環境時,會先把外來刺激轉換成這種有特殊編碼的波動,再傳回自己的腦袋思考。平時他們自己就會放出一點點來互相溝通,就算沒學過使用方法,腦部一接受到這種波動的話,會比感官刺激優先處理。他們破解了這種編碼,之後就是…..你知道的。」

 

  中野聽見這些事,表情沒有特別陰沉也沒有特別難過,而是有些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那時候我看到的記憶是他們阿…….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

 

  「看到的記憶?那時候你看到甚麼?」

 

  「其他臣民的記憶我多多少少可以接收到,不像其他人只能看見自己類型的同族…….放心吧,事到如今我不會再主動傷害人類,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我是誰。」

 

  「發生什麼事?」

 

  「…….我寫不出東西,原因有很多,但是就是沒靈感,寫不出哪怕一個字,連想要寫甚麼都不不知道了。」中野苦笑一下,表情相當苦悶:「雖然還能淨化書,但是我已經寫不出東西了…….連文豪都稱不上。我們被人類殘酷對待,也被深深疼愛著,我們究竟是誰呢。」

 

  說到這裡中野的聲音變得有點像和聲了,不只有他一人的聲音,而是有許多人的聲音同時說著同一句話。館長也察覺到這件事,默不作聲地提了一句。

 

  「中野先生很少拖稿吧?」

 

  「阿?摁,我認為這是信用。」

 

  「那我讓司書給你放假吧,先別忙淨化或寫稿了,你真的太忙了。」

 

  「阿?可、可是這點工作量我還能支撐阿?為甚麼?……」

 

  「算了吧,我也看顧你們一段時間了,其他文豪拖稿拖的理直氣壯,就你拚了命的在鑽研文學。」館長拍了拍中野的肩膀,笑得毫無防備:「有空去嘗試其他東西吧,就當作取材,這一點可以讓司書教教你他很擅長到處起風波的。」

 

  中野總算鬆了一口氣,微笑告別館長住處。館長收拾好杯子,在途中,突然想起一件事。

 

  等一下,文豪能考駕照嗎?


评论
热度(7)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