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8-05-12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烏鴉振翅的聲響包圍住同一個人,那人身上所有能抓住的地方都被烏鴉拎著,在距離地表三公尺的地方搖晃。就算一隻烏鴉只能抓起一隻老鼠,但是司書也沒預料到一大群烏鴉真的能抓起一個人。

  不過司書現在完全沒心思去管自己人還在半空中,因為那輛撞人的卡車還沒來的及撞上任何東西就被無數藤蔓給吊起,重重疊疊的樹藤像是提早進入夏季、生長茂盛)不僅把整輛車給撐的老高,還覆蓋住整輛車。站在地面的中野只剩下半邊身體還維持著人形,氣得連髮尾都微微飄起,藤蔓湧出得像一陣陣風浪。

  車裡傳出慘叫。

  「中野!中野不可以殺人!要死要活好歹也先放人做筆錄、至少遵守一下法律阿!一」

  司書在半空中大叫出聲,落地後直接跑到中野面前攔著他別下重手。沒想到中野瞥了他一眼,放下卡車拖出司機,剩下的藤蔓則是朝司書逼近:「你最好有個解釋。」

  「唉?」

  「還裝死?方才所羅門醫生可是傳簡訊了!他說司書你要離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太宰也恢復了人形,和中野一起用氣勢逼近。司書被這一大群人給包圍的沒有退路,擺出投降姿勢表示他一時說不完的:「這件事很難說明…..先讓我回去再解釋。」

  

  

  從未預料到,明明是晚餐時間,圖書館裡所有的文豪全聚集到同一處,完全就是殺氣騰騰準備要開戰了的感覺.尤其是那個司機一被帶進門,馬上就有一批文豪前去把他五花大綁,以森鷗外為首面色陰沉地把人運到補修室挎問。在慘叫聲中太宰還直接下令別留傷痕,至少要得到他是在哪個組裡的,到時候上門求償才找的到債主。

  「先給我等一下!這是犯罪吧?用不著逼供吧我也沒受傷阿幹嘛動手?」

  「連煞車都沒有你還要我冷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

  第一次看見太宰氣得連青筋都冒出來,司書卻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冷靜,沒被他人情緒帶著跑。他環顧周圍人們一圈,直接就切入重點:「在我回答之前,能先讓我知道你們了解多少嗎?」

  「差不多四十分鐘前,紅那裏收到一封來自所羅門醫生的簡訊,說是司書已經被撤職了,要大家去求證。」佐藤抓抓頭,還有些震驚:「那時候大家都分頭去求證了,一原小姐、弗蘭小姐、甚至是館長,但是沒有一個人聽說過這件事。後來是中野發現你房間裡的東西比以前還要少,大掃除時你拿了一堆東西出去說要丟,我們那時候還想說應該沒關係….….那時候你就在準備離開了?」

  「可以這麼說吧?不愧是相處一年了,對我的交友還真了解。」

  「不要偏離話題!司書發生了什麼事?為甚麼會被開除?」

  「冷靜一點啊,我還得想想要從哪裡開始說起……大概就在我醒來後一個禮拜,那邊的主任憑著我的事件報告找我約談。」司書先是垂下眼簾,接著再度抬起臉,眼神裡盡是無奈:「你們知道的吧?從以前開始我們的圖書館進展就比其他圖書館還要快,為了不暴露這件事,我故意在報告上隱瞞許多事裝作我們和其他圖書館一模一樣。但是這次的事件波及到實驗室,怎麼也無法掩飾過去,差不多是要把文豪全都處分掉,連館長都要撤換的地步。」

  「........」

  「阿、不過我後來還是想辦法除去你們的處分命令了,那個主任對我的研究成果很有興趣,說願意用我的成果來保你們的平安,我也就這麼出賣你們。」

  司書安安靜靜面對著大家,視線卻穿過他們,「我再次上訴說你們是我的研究成果,就這樣抹除掉相當可惜,不如再留下來另做研究。」
 對現在的文豪們來說是大忌,司書用一種毫無語調的聲音這麼描述,像是把眼前的人都當作實驗體,和實驗室裡的那些生物一樣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他知道這樣做的話文豪們一定會抓狂。

  作為餞別時的送行禮真是再適合不過。

  沒想到,太宰在聽完這些事情後先是愣住好一陣子,接著衝上前來就是給司書一拳。

  過程太突然了連司書都避不了,他就這樣被人打倒在地上,坐在地上傻傻抬頭仰望大吼大叫的太宰,那個青年第一次對自己這麼憤怒:「為甚麼都不告訴我!為甚麼什麼都不說一」

  「好了,先把太宰君帶走,我有些事情還想跟司書談談,他在這裡只會礙事。」芥川很乾脆的擋在司書面前,也不打算拉人一把,「司書,你給了的那文件,那個主任已經發表了嗎?」

  「不,我想他大概要整理到下禮拜才會發表論文……」

  「那個文件還在你手上吧?」

  「摁,我還沒刪。」

  「那就寄出副本給各大處室丿連所羅門先生都寄一封吧,記得簽上司書的名字別浪費了。」

  「喂!芥川你在幹嘛阿?那些是我跟主任用來交易的東西、隨便散布出去就沒意義了阿!」

  「為何你覺得把這些東西交出去,我們就能獲得平安?」

  司書啞口無言,「我只是、只是想說可以當作籌碼的話…..」

  「就孤注一擲?對方也可以在你離開後反悔阿?到時候你要怎麼作?」

  「那、那種事我辦不到,我只知道這一種方法……」

  「可你不是打算救下我們?連這一點都辦不到談何拯救?為甚麼不找我們討論?一」

  「因為這與你們沒有關係!我才不是想救你們、只是為了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而已!我早就厭煩這圖書館裡的一切了!」司書終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直接在大廳怒吼:「反正我就是甚麼都做不好!工作也是領導也是、什麼事情到我手上都會一團糟,不管多努力都會失敗。所以我一點都不想和你們扯上關係!離我越遠越好、滾!」

  說完他又低下頭去,連臉上熱辣辣的傷也不管。

  一切都沒有意義。
  
  從以前就知道了,自己不會被拯救,沒有人會回頭看那個停下的敗者
  
  一年前他不想和任何人接觸,時至今日,依舊沒有半點長進。

  不曉得過了多久,最後卻是有人輕輕拍拍司書的肩膀,讓那個年輕人抬起臉來。就算瞧見人家哭得亂七八糟的臉,芥川居然開玩笑似的拍拍人家頭:「好了,沒有人會責怪你,作家本來就是種任性至極的人阿,不然很容易被人瞧不起的喔。」

  「.......不用特別安慰我,我知道我就是個眼高手低的人。」

  「眼高手低才是人之常情吧?手藝好不好是由其他人辨別,但至少要有自己的傲氣,要有不能放棄的事情。」

  芥川慢慢加深微笑,此時那名司機也跟著被抬出來又叫又哭,像是遇過什麼無可名狀的可怕場景,在逐漸遠去的慘叫聲中、司書第一次知道甚麼較怒火的實體化。

  在場所有文豪沒一個是笑著的。

  「敢欺負司書,至少要讓犯人脫三層皮呢。」

评论
热度(9)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