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8-12-05

黑久/我英同人文/伯奇勞乎?

從爆豪視角的黑久,理論上沒cp

OOC有,黑得很徹底

黑暗糟糕血腥中二瘋狂向,情緒低落的產物,自己迴避

從頭到尾都是刀

以上Ok?

  國中畢業以後,爆豪勝己就沒有見過綠谷出久了。

  沒看到這個從小認識的同學,爆豪雖然驚訝,但是很快就拋諸腦後,將那人身影抹去。他對那個天生無個性的廢物了解不多,只記得對方是個明明沒能力還妄想成為英雄的笨蛋,從以前就喜歡在自己身邊繞,是個糾纏不休的討厭鬼。現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在雄英的生活,他才是會成為英雄的那個人。

  通過證照考試後,班上同學的見習班次也越來越多,擁有臨時證照的學生緊急時也可自己使用個性,許多同學對工作興致高昂,一放學便自行離開了。這次麗日主動找上爆豪,這個嬌小的短髮女子一點畏懼也沒有,「爆豪同學,等一下八百萬同學邀大家去唱卡拉ok,你要一起來嗎?。」

  「啊?找我幹嘛啊?」

  「因為爆豪同學平日好像也不參與和同學交流的活動,我想說爆豪同學好像很可憐,所以才來問一下。」

  「那邊瞧不起人!我才沒心思和你們這些弱者打交道,有那個閒暇我寧可去練習個性。」

  「這樣不行喔,爆豪同學,人際來往也是很重要的一門課,班導不也提醒過你表達方式太過粗暴,有很多改進的的方嗎?」飯田班長在一旁搭腔,他屬於不去的那一類,但是基於同學愛還是過來幫忙勸說。

  「囉嗦!一個一個嘰嘰喳喳的吵死人了!不過就是卡拉ok你們還這麼重視嗎?」

  「重要的不是那個,是爆豪同學很重要,今天大家是同學才沒被嚇到,換成一般人可就誤會你是敵人囉!」

  「大餅臉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只要能救得到人管我身高性格!連我都打不過少碎嘴!」

  「呀呀爆豪同學冷靜一點,麗日醬也是關心你啊,對女孩子別那麼凶啊。」

  雖然有人出面調解,爆豪也不改其火爆脾氣,像只小型犬般吵鬧起來,即使如此也沒有誰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其樂融融的接納這個爆炭優等生,絕不會拋下誰。

  這就是雄英高中一年A班,是他就讀的班級。

  

  

  好不容易擺脫被拉去卡拉ok的命運,爆豪該從小徑逃跑,就怕從正門出入會遇上同一趟人,然後真的跑不脫。

  說實話,爆豪並不討厭這些同學,只是班上沒幾個人能打得過他,不免陷入「和弱者相處很無聊」的情緒。他的目標可是成為像歐魯麥特那樣的英雄,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能勝利的英雄。

  等一下去借鑰匙,來練習控制爆炸威力好了。

   打定主意,爆豪翻過牆頭準備穿越大半操場去器材室,忘記自己繞遠路只能切過不熟悉的走廊區域。此時已經放學十分鐘了,學校後方沒什麼人,偶爾才會有社團成員經過,餘夏陽光曬得土地堅實,無風使塵土停在腳下。

   只是爆豪從走廊走到戶外時,一道風擦過臉頰,拉出長長一條血痕。

   幾乎無聲息,那道風只刮得爆豪鬢角末端微微飄動,他身後的牆卻出現一道砍痕,深可見骨、連其中的鋼骨都漏出來了。橫過臉頰的傷口火辣辣的疼,有血順著曲線滑落,但爆豪無法分心在其他地方上。

   ——轟焦凍的頭掉到地上,NO.1英雄的兒子直到剛才,被斬首的身體才緩緩倒下。

   站在對面的是個穿著墨綠色外套,有些蒼白瘦弱的少年,除了黑眼圈有點深以外和記憶裡的樣子一模一樣。兇手袖子上沾著血,還能扯出一個有些虛弱的微笑,舉手打招呼:

   「好久不見,小勝。」

   「......廢久......」

   爆豪腦海一片混亂,倒下的屍體從斷口泊泊湧出血,滲入地裡染成一大片深色,轟的白髮浸在自己血中,死前錯愕的神情從此凝固,一切的一切都這麼荒謬,如同夏季的海市蜃樓。

   過了一秒他就明白現場情況,左手頓時以最大火力向綠谷轟去,跨過同學的屍體沖向敵人。那個墨綠少年僅移一步,身旁便刮起大風吹散火力、連帶引爆豪偏移方向。

   不可能,這不可能,久未見面的親友成了敵人,了個性,現在還殺了同學,爆豪不斷攻擊綠谷,爆炸和他的叫喊夾雜一塊:

   「廢久你做了什麼!什麼時候有了個性?你一直在騙我?!」

   「呀呀我拿的個性也是最近的事,小勝別這麼激動嘛——不過你和以前一樣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我在問啥你答啥呢!為什麼你會加入敵聯和?為什麼會跑去當敵人了!」

   「別用敵人這麼模糊的名詞稱呼我啊,小勝你沒一次叫對我名字啊。現在也只是暫時被敵聯合收留而已,我還有我的目標要完成。」

   「閉嘴、閉嘴!你才不是廢久,到底是誰給我報上名來!」

   綠谷趁隙出拳,高壓氣流隨著拳頭將爆豪打飛到後面牆上。頭部受到重擊,爆豪額上開了更大的口子,連站起身都沒辦法。

   陸陸續續有學生和教師因為爆炸聲趕來查看,綠谷彎下身,在屍體旁邊放了一隻被樹枝刺穿的蜥蜴。

   「小勝,別擔心喔,等到我把A班的大家殺光後,就會輪到你了。」

 

    在那之後爆豪確實沒再見到綠谷,但隨著這位新敵人的登場、死傷人數上升中許多消息也傳進他的耳裡。

    雄英高中入學考試前夕,綠谷出久便莫名失蹤了,這半年來他母親四處尋找兒子的蹤跡,再見面時他已經從無個性的殘廢變成一個能操縱風的敵人。凡是他犯下的案件,綠谷都會留下一支被樹枝刺穿的蜥蜴,像是合適人炫耀他的獵物一般。

    「伯勞鳥」,最近新聞開始稱呼這位新興殺人魔。

 

 

    轟焦凍葬禮的那一天,雖然家人不同意,爆豪還是撐了一把黑傘過去了。灰濛濛的雨水打濕街景,人行道上只能見到各色雨傘遮著路人,漂浮在有氣無力的都市中。

    轟焦凍生前在學校是個風雲人物,其父安德烈也是目前NO.1的英雄,在同班同學和他媒體官員的關注下,轟炎司也只能讓其他人參與,一起來為小兒子送行。

    葬禮氣氛很壓抑,香火氣味和誦經聲令人昏昏欲睡,轟焦凍的黑白遺照就放在棺材前的花牆上,照片上的表情平靜的不可思議,和爆豪最後看到他、那一臉錯愕的樣子反倒可笑起來。這次葬禮三姊弟都出席了,就連還在住院的母親也坐在第一排,手帕按著眼角抽抽噎噎地哭泣。轟炎司既不笑也不哭,肅著一張臉扛起所有流程,看不出他真正情緒。但他轉過身,那高大沉重的背影突然蒼老十歲,不復以往電視台拍攝到的意氣風發。

    儀式結束後三人於休息時間中,會堂某個靠窗的小角落見面了,此時雨勢大的看不清外頭。麗日難得穿得一身黑,鼻頭有些紅,像是剛哭過。

   「唉?爆豪同學?你也來送轟同學一程嗎?」

    「…….只是來罵那個半邊臉的,明明打算明年體育季要打得他滿地找牙,現在卻給我食言了。」爆豪踢踢腳邊地毯,不打算表明自己的軟弱。他看到高大的飯田穿著西裝也非常帥氣,表情嚴肅的像是準備面試,忍不住諷刺幾句:「你也是阿,眼鏡男,這種危險時間下還要表達同學愛?走在路上不怕被人狙殺?」

   「……轟同學救過我一命,還幫我抓到斯坦因,於公於私都是我的恩人和朋友。我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會是第一個遇害的、連治癒女郎都救不了……」飯田抽抽鼻子,有點壓抑不住哭聲。他想起自己那坐輪椅的哥哥,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雖然沒有親眼見過現場,警方那邊已經在側寫犯人的手法,他們說幾十年來都沒見過這麼專業如軍人的殺人魔。爆豪同學,你說過那個綠谷以前和你是同一個國中吧?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阿?你問這做甚麼?」

    「我、我也想知道!雖然A班暫時要停學一陣子了,但是有線索的話我或許能從事務所那邊的前輩打聽!」

    「打聽個屁!你倆一個漂浮女一個逃得快是能起什麼作用?送死嗎?廢久由我來抓捕你們別參和進來。」

    「我、我們也不是要自己抓捕阿……突然有個陌生人說要殺光我們全班,我怎麼可能坐以待斃阿……」

    「那也不是讓你們陷入危機的藉口,我現在還在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廢久,除了外表和縝密到令人噁心的心思外沒一個地方像的。總之這不是你們能辦到的事,好了好了快滾回家啊小鬼。」

     「怎麼可能這樣就回去!我也是要成為英雄的人,決不會向壞人投降的!」

      抓著人的衣袖,麗日很堅持,圓呼呼的臉冒出一股悲憤和傻勁。爆豪突然想起很小的時候,出久也是這樣跟在自己身後,又打又罵也趕不走他。

     廢久何時不見的?

     第 一次,爆豪沒有對人大吼大叫、沒有衝著麗日發脾氣。他僅僅抓著對方的手,讓人放開他的袖子:

     「對不起,不過我對綠谷,一點也不了解。」

       突然間,窗戶玻璃碎裂一地,站在窗邊的飯田腦袋多了一個大洞,一顆帶血的子彈撞到磁磚地上骨碌碌的打轉,最後血漬被窗外雨水沖淡透明。麗日跑過去扶住飯田前,爆豪就已經衝出窗外用能力往狙擊的方向飛過去,大雨沖淡汗水的威力,等到他跌跌撞撞地飛向人影最後出現的頂樓時,現場只剩下一隻浸在水中的、被刺穿的蜥蜴屍體。

    爆豪跪坐在雨中,悲鳴聽起來如警笛聲。

    「綠谷出久--」

 

 

 

      斬殺完最後一隻腦無,現在的綠谷除了身上沾到不同器官的體液外並沒有受傷,乾淨柔軟的眼睛微微冒出厭惡的目光後便轉身離開巨大的訓練所,來到外頭的實驗室。除了昏黃的吊燈外、實驗室外頭的培養皿隱隱散發著藍光,一部分儀器連接著螢幕各自冒出不同的光,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照明了。一個模糊的人影就站在螢幕前背對著綠谷,聽見門關閉的聲音後這才轉過來。

    「辛苦了,這次花費的時間又比上次短了喔,看樣子你也越來越熟悉自己的個性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好意思老師,等等可以借我廁所洗個澡嗎?我不想回酒吧那再清理身上污漬。」

    「當然可以,肥皂毛巾甚麼的就在廁所裡的櫃子上一下子就能找到,你自己拿吧。」

    那個人這麼說,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像是笑之類的表情。綠谷瞥了他一眼,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好笑。

    「老師還真照顧人,你對自己的學生都這麼放縱的嗎?」

    「我也只會這種教導方式囉,不管是你、還是死炳木,都是充滿著個性和理想的孩子,我也就是提供你資源而已,該往哪裡走你自己最清楚。」

    「這種事我……並不了解,老師,當初你是為甚麼會找上我呢?」

    「這個嘛,你的樣子讓我想起我弟弟呢、還有他的後繼者歐魯麥特,他們倆一開始都是無個性者,後來我弟弟變成第一代one for all ,之後才有歐魯麥特的存在。」

    聽見熟悉的名字,綠谷很明顯地動搖一下,接著又沉寂下去。他從老師身上感覺到興味盎然的視線,對這種惡趣味很無奈:「我不認為我有什麼地方相像的。老師不問問我為甚麼知道這些事嗎?」

    「我對那些往事並無興趣,不過倒是可以說說為甚麼會給弟弟還有你個性的原因,想知道嗎?」

    「……因為有趣?」

    「答對一半,因為我想看看從社會中被創造出來的『怪物』,也就是你們,若是有能力的話,會怎麼破壞這個社會?」

    綠谷一下子抬起頭,難得露出有些震驚的表情,剛停歇的腦袋馬上又運轉起來。他想了一會兒,不是很堅定的問起:「老師的怪物是甚麼意思?」

   「你覺得現在人類的定義是什麼呢?毫無個性的你,能被稱作人類嗎?」

   「……這樣老師去控制核彈不是比較快嗎?如果是要破壞社會,不必把心願託付給更不穩定的我們身上吧?」

    「這樣就不有趣了吧?我在好奇現代人類的定義甚麼時候會改變,甚麼時候這些披著人皮的野獸才會發現,他們的『英雄』只是謊言。」

      老師彎下身來,應該是手的地方揉了揉綠谷的頭髮,好像一位真正的老師在教導學生:「綠谷君不也是一樣嗎?從一開始就沒有人真正將你視為人類,將你的夢想不斷踐踏,直到擁有個性後才真正稱呼你為人。既然如此,又何必遵照所謂的人類守則?」

 

 

 

 

    到最後英雄們和警方都沒有抓到綠谷。

       隨著班上學生逐一死亡,社會開始人心惶惶,這位行事低調的暗殺者不像敵聯合那樣到處興風作浪,執著著暗殺A班同學、並不參與其他活動,得手了便離開,除了蜥蜴記號外沒有任何痕跡。但是他的成功率將近百分百,總能在所有想不到的位置、用難以預測的手段,甚至是在前五名的英雄監視下砍下學生的腦袋,用蜥蜴代替花束致意。他成了深夜中的夢靨,一如歐魯麥特的和平象徵那般。

    最終雄英高中在社會與論下,被迫永久停辦,學校裡的學生暫時先轉移到附近學區高中就讀,而英雄們和警方互相懷疑對方有內奸,現正大掃除一番。

    雄英高中一年A班,只剩下一人。

 

 

 

 

       最後的最後,沒有人記得這場與究竟下了多久,當場上只剩下綠谷一個人站立著,雖然他也是遍體麟傷的模樣,但是已經比散落一地的屍體好太多了。廢棄鐵工廠被夷平大半,點點雨滴從鋼架鐵皮邊緣落下,掉進地上的水窪裡起了小小漣漪。

       趴臥於泥濘中,爆豪勝己努力抬頭呼吸,卻因為骨折的肋骨每吸一次氣就胸痛。才一打照面他就失去行動力,那個墨綠色少年還能先放下自己再對付其他英雄,直到戰鬥結束才穿過重重廢墟過來找他。綠谷出久俯視著現場,除了身上的傷看不出他曾遇過多激烈的死鬥,神情平靜、好像覺得會贏是理所當然的事。

      真令人不爽

      想這麼低吼,爆豪此時只能痛得到吸一口氣,被斬去四肢的身體變成牢籠,自然而然困住這隻瘋犬。

     「阿,小勝還活著阿?真是頑強的身體,難道你也有再生強化的個性?」

      綠谷蹲下來揪起一络爆豪的頭髮搓揉,眼神乾淨,就像以前在問他功課那樣。疼痛和怒火裡還剩餘一點理智,爆豪喘著氣問道:

     「你……不是……要殺我?」

     「摁,我一開始也這麼說了,不過現在只剩下小勝一人,再讓我想一下其他事情。」

     「……瘋子……廢久,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這樣?……阿,你是指殺了同學這些事嗎?恩……其實我和他們也沒什麼深仇大恨啦,只是必須做這些事而已。」 綠谷抓抓頭,這是他被問起不擅長的問題時會有的舉動:「這樣解釋好了,小勝,你覺得英雄是甚麼?」

     「英雄?……是、比誰都、還要強的人……」

     「那個叫強者,我不覺得是英雄。還有其他答案嗎?」

     「……可以、幫助弱者?」

     「很棒的答案,不過還不夠完美。從前有誰幫助過無個性的我?現在有誰來幫忙小勝?」

     「……你……恨我?」

     「……很久以前、有過這樣的經驗喔,當你對我喊去死,燒掉我的筆記時。那時我想過要拋下一切,要附上所有代價,就算是性命也行,只要能小勝明白我的恐懼和絕望,下十八層地獄都沒關係。」綠谷聳聳肩,估計是懶得裝了,連那乾淨的眼神都暗下來,「不過小勝現在也當不了英雄了,變成無個性者,我的目標也達成了囉。殺不殺其實無所謂,我這次是來道別的。」

      這句話刺進心臟、比斷肢痛還強烈,爆豪咳出血、一邊咳一邊尖笑出聲,刺耳悽慘混著他的眼淚。

     「廢物出久……膽小鬼、只能用這種方法阻止、我當英雄,廢物、到哪都是廢物。」

      綠谷站起身,食指一揮便劃瞎爆豪雙眼,第一腳先把他下巴踹脫臼,第二腳直接踩碎對方下顎,讓人連慘叫都只能悶在不成形的口腔裡。注意到第二波的英雄援兵要接近了,綠谷整理一下衣容,轉過身不再關注從前好友的死活。

    「吵死了小勝,下次再見面我會剝了你的皮,讓你想起我時除了哭、甚麼都做不到。」

 

 

 

 

 

 

 

 

 

    結束一天的工作,綠谷借了酒吧裡面的浴室,洗了個澡才出來陽台外,撐著欄杆欣賞夜晚的細雨。敵聯合的聚集地曾被英雄們找到一次,全毀,死炳木和黑霧不知道又從哪找來格局差不多的空間,重新營業起其實沒差的酒吧。

    陌生著城市陌生的人,只有雨水如常混濁,雨聲是最好的爵士樂,綠谷望著深夜裡的紅綠燈,輕聲哼著取名未知的流行歌。可惜安適的時間沒有多久,渡我被身子就從後面近身攻擊:

     「綠谷君發現!剛洗好澡就吹風可是會著涼的喔!」

      綠谷下意識迴避掉這一擊,用風就把渡我的刀打掉,卻在一秒後才皺眉:

     「是渡我嗎?」

     「阿--真是!你那臉盲的毛病還沒治好嗎?明明宰了十九個人卻連女孩子的臉都認不出來,太差勁了!」

     「……妳和我抱怨這也沒用阿……」

      綠谷抓抓頭,他對少女果然沒辦法。

      可能是接受各性的後遺症,半年前綠谷從All for one那裏接受操縱風的個性後,再也分辨不出人類之間的區別。就像白開水和鹽水外觀上都是透明無色的,現在綠谷的記憶和視覺上,每個人都變成一尊尊會動的、用各樣衣物包裝起來的肉製玩偶,就連母親的臉也模糊不清了。只有A班的同學例外,和他們相處、玩耍、戰鬥,那些時光歷歷在目,絲毫忘不了。

      最初的世界是地獄。

 

    「那樣的話,就想辦法從這地獄逃出來、完成你想要做的事吧。我給你一對自由的翅膀,你想變成什麼樣的命運?」

    那時老師咯咯笑著,身處在黑暗中、像隻巨大的烏鴉。

    「親情、友情、愛情,這些都不會是束縛著你的東西,你的頭腦和心能帶你離開,你一無所有、也毫無阻礙。」

 

    「不過綠谷君也改變好多阿,一開始我聽死炳木說你剛來的情況,我還以為他再說笑話呢。什麼One for all不見了、時間倒轉、還說自己是雄英學生,綠谷君你是撞到頭囉?」

    「……人都有失常的時候,話說渡我,妳上次搶銀行後來有成功嗎?」

    「大勝利!綠谷君真的超厲害的!不僅預測到警方的行動,連英雄的弱點都爆光光啦!難道你是隱名埋姓的占卜師嗎?」

    「那種是靠計算和規劃就能做到了,平常我也很少和你們行動,能幫上一點是一點。」

    「唉呦太謙虛了啦像個小老頭一樣,綠谷君下次的目標是誰?要去給那個炸彈小子補刀嗎?」

    「不了,最近我想休息一下,有些想要釐清的問題。」

    渡我愣住,接著開始搖晃綠谷的肩膀:

    「唉?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綠谷君不是想成為英雄殺手嗎?不然為甚麼要加入敵聯合?還關了雄英高中?」

    「我只是靠規劃來換一口飯吃,老師說我可以自由行動,短時間內我也只能借這裡的空間睡覺……渡我,你覺得甚麼是英雄?」

    「甚麼意思?新的猜謎嗎?」

     綠谷瞥了她一眼,默默走回室內。

    「等一下,你那什麼態度阿?頭腦好了不起嗎?我可是開拓部隊理我一下啊!」

 

 

 

 

 

    雄英入學考試前,綠谷出久就被All for one綁架,隨便給了個性就扔進實驗室,當成腦無的戰鬥測試對象。

    他說的話是甚麼意思、他是怎麼活下來的,死炳木也不知道,只記得有時老師會把剩下一口氣的綠谷治好,休息夠了不管人家的求饒,又把對方扔進實驗區。究竟過了什麼心境轉變無人明白,只知道綠谷不知不覺中打贏那些腦無、成為伯勞鳥、殺完學生後又消失不見。

    「別介意,我只是期待、究竟這個勇者能不能成為敵人界的傳奇。」老師當時笑得很愉快

       傳奇?

       或許可以如此稱呼了,現在的綠谷出久不僅是日本的頭號通緝犯,現在也從國外傳回名聲,替人規畫多起恐怖案件與暗殺案件,他被稱為黑色賢者,不追隨誰也不讓人追隨,凡是被他看上的目標都會到手,沒有人能逃出他的計畫。雄英事件後他很少自己動手,甚至連黑幫都找不到他的行蹤,沒有人知道他的目的,只知道他以整個社會為成本,衝擊大眾對英雄、怪人、正義、反派的定義。

    

    他是英雄「木偶」?

 

    他是壞人「伯勞鳥」?

 

    他是綠谷出久。

                                                                                                                                                                                                                                                                                                                                                                                                                                                                                                                                                                                                                                                                                                                                                                                                                                                                                                                                                                                                                                                                                                                                                                                                                                                                                                                                                                                                                                                                                                                                                                                                                                                                                                                                                                                                                                                                                                                                                                                                                                                                                                                                                                                                                                                                                                                                                                                                                                                                                                                                                                                                                                                                                                                                                                                                                                                                                                                                                                                                                                                                                                                                                                                                                                                                                                                                                                                                                                                                                                                                                                                                                                                                                                                                                                                                                                                                                                                                                                                                                                                                                                                                                                                                                                                                                                                                                                                                                                                                                                                                                                                                                                                                                                                                                                                                                                                                                                                                                                                                                                                                                                                                                                                                                                                                                                                                                                                                                                                                                                                                                                                                                                                                                                                                                                                                                                                                                                                                                                                                                                                                                                                                                                                                                                                                                     

--分隔線--

後記

呀呀難得大爆走寫了這篇同人文,雖然已經把我英的漫畫還有動畫第二季追完,但是搞不好還有甚麼劇情上的bug,請鞭小力一點

這次之所以會寫這篇文存粹是為了發洩情緒,最一開始是因為看到有人辯護爆豪不是霸凌,只是因為對出久太有愛了才在那邊鬧彆扭,火氣一上來直接寫文爆破所有爆豪能成為英雄的可能性.對我來說愛不是那種能彌補所有錯誤的東西,甚至要雙方你情我願才能被稱為愛,不然只是單純的慾望而已.爆豪很強,很帥,心思細膩聰明伶俐,和出久是青梅竹馬對他感情濃厚,這些我都同意,但是都不能掩蓋爆豪霸凌出久的錯誤,在我心中對錯得排在感情之前

根據我從國小到高中一路被霸凌到大的經驗,我只能這樣說:

爆豪勝己,今天是是綠谷出久不跟你計較還被作者強行附加接受一切的倒楣聖母屬性.但凡出久精神力差一點,他的名字就準備上社會版頭條,不管是自/殺還是殺了班上同學

另外來談談我英,其實我已經很久沒看日系王道向少年漫畫,像是小排球還是火影忍者之類的,但是被老妹推坑後,我卻看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十分擔心出久之後的發展.就我目前的觀察,現在的出久能度過這麼多時光,其實都是因為他的個性.從前無個性的他和殘疾人士差不多,光是沒有超能力就被人欺侮,一直到歐叔給了他個性,出久這才能通過雄英的入學考試,然後走上成為英雄的道路

為甚麼他想成為英雄?因為歐叔,他想成為像歐叔那樣無時無刻都能微笑來拯救他人的英雄

這是甚麼意思?時時刻刻保持微笑,是指要有比誰都堅強的精神力與堅強,還是比任何人都高潔的品德,不用報酬就能付出一切來救人?

不論是哪一條路線,對出久都非常危險,因為人本來就是有限的,必須互相依賴才能活下去,而且品德高潔這種事是由他人所認為的,有時不符合他人標準,民意下降的速度比股市崩盤還誇張,那些喊打CALL的群眾有時也會變成踐踏最用力的人.不得不承認作者讓出久的英雄名稱為木偶是不是別有居心,雖然少年漫畫不至於出現18禁畫面,但是這條線讓我相當擔心

可能正是這種擔心,我才忍不住寫了一篇綠谷度過證照考試後的時間點後,毫無原因的穿越回國中三年級畢業的那一天,這條時間線上他沒有遇到歐叔,爆豪自己救了自己,他也沒被歐叔選上當繼承人.就算如此太陽依舊上升落下,沒有他雄英的其他同學還是照原本時間理的劇情前進,只有他被綁架,被腦無和all for one折磨,最後讓自己自由的的故事

沒有愛與希望,給出久自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

我很期待在其他平行世界裡,這位大魔王和勇者們鬥智鬥勇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6)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