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8-05-18

文アル【腐】同人 長篇連載 致親愛的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然後司書就被軟禁起來了。

  其實說軟禁也不太對……那次圖書館的騷動之後,他們還是乖乖報警了,司書也有好好做筆錄,最後是以和解收場。雖然還要進行調解,但這不是最令司書煩惱的事。

  因為他被迫強迫放假一個禮拜,還被強迫斷網既不能用手機也不能用電腦這段期間還被一堆文豪圍著看管,不是讀書就是被拉去運動,日子比以前準備大學考試還规律。

  「.……所以說阿,甚麼時候才能把我的手機跟筆電還我啊?這樣我不能工作了啊!」

  司書在閱讀區里十分苦惱的抱怨,因為看書看到累了己經厭煩這種監獄生活。這次負責監視他的人是坂口,對司書的要求僅是哼了一聲:「怎麼可能阿?現在大家的成果還没出來呢,哪會讓你妨礙?」

  「你們到底是做了什麼啊我的天……」

  「誰讓你之前一意孤行,文豪們居然還是最後一群知道的人,可真的惹毛大家了喔。」

  「我、我只是不想讓你們被牽扯進來……我是你們的管理者。」

  「那又如何?算上前生,我還大你二三十歲呢,你以為你一個不到三十歲的臭小子獨自一人是能辦到甚麼事嗎?」

  「嗚……」

  被自家文豪這麼一搶白,司書也只能露出委屈的表情退縮。此時紅拿著報告急急忙忙地趕來,面對司書的時的眼光都死了,「那個,司書先生,我有兩件事必須向你匯報,你要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先好消息吧。J

  「你的撤職命令被收回來了。」

  「唉?」

  「還有那個主任因為挪用別人的學術研究,已經被上訴跟羈押了。,

  司書一整個目瞪口呆,接著轉過頭去朝著坂口厲聲質問:「等等你們到底是做了甚麼阿?為甚麼一個教授也會被弄下台?我不在的時候你們是做了什麼?!」

  「也就幾張黑函的工作而已,沒想到上層內鬥的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嚴重呢。拜託個徵信社記者甚麼的都處理完了。」

  「為甚麼你們這麼熟練阿?還有為甚麼我的撤職命令被收回了?」

  「那當然是因為司書你出名了阿,好歹咱文豪裡還是有不少人屬於上流階級,和以前的家族聯絡一下就讓政府那裏的投訴信收到手軟,不管是網路上的或者是物理上的喔。」

  「為甚麼….…怎麼可能?」

  「司書先生你也早該認清現實了吧?有甚麼樣的司書就會有怎麼樣的文豪阿。」

  紅一句話就打得司書當場擊沉,躲到角落開始思考這些年究竟教了文豪甚麼東西。他本人還沒炸完,太宰也在此時跑進來,一進門就是興奮歡呼:「司書、我們完成啦!這次的作品可是連那女巫都相當滿意呢!快跟我們過來看看一」

  「什麼?我什麼都還不知道一」

  「反正你到現場就會知道了、阿,還有司機所屬的那個組也送來賠償了,你先收好吧。」

  說完太宰就把一個信封直接塞到司書手裡,司書也當場打開查看,見到裡面是一張好幾個零的支票。

  司書當場就昏過去了。

  

  

  原來在這一年文豪們也都有了自己的人際關係,不只是在圖書館內,同時也有圖書館外的人。

  一開始是從石川開始的,作為圖書館裡最好賭的文豪,他本人可以一個禮拜就賭光自己的薪水,然後開始四處借錢找人接濟。但是有一次實在找不到人借,他一不小心就跑去借了高利貸,期限到了還不出錢差點被人綁去賣器官。最後是由菊池寬和佐藤等人突擊談判,這才把人救出來,也就在這時文豪麼和一些黑幫組織有牽連。這次行動才能成功攔截下司書的處罰。

  太宰在前座描述這些時,司書精神還在崩潰,整個人都無法思考像是看見女兒帶男朋友回家的爸爸。以往在他心目中文豪都是四肢不勤,除了對彼此以外的人應該都是很害羞的印象,但他沒想到文豪這麼早早就把自己的舘外援助給打聽好了,還順邊幫著司書倒打一耙。

  察覺人在後座上僵硬的像尊木雕,太宰騎摩托車時忍不住住笑了出來:「司書,用不著那麼驚訝吧?大家在外都是有過歷練的人了,那些黑社會絕對不會打擾到你,大家能向你保證。」

  「我是不擔心那種事……但是我沒想到你們腦筋比我轉的還快,早在你有駕照時我就該懷疑了。」司書掐了人家手臂一把表示抗議。

  「因為官方給我們的身分證我們不能考嘛,就只好拜託人家給我們弄張假的身分證。」風聲在旁邊吹過,太宰此時的表情看不到:「很抱歉我們只能採取這種偏激方法,當我們行動時己經沒有太多時間,如果造成觀感不好真的很抱歉。」

  「我、我不會為了這種事而生氣,只是容易為了你們的安危在擔心。」

  「但是我們也希望你平安,要離開也可以,但是希望你是知道自己目標、在大家祝福下離開,而不是被人欺負得待不住,像流浪狗一樣慌忙逃走。」

  太宰這麼說著的同時加速,穿過車水馬龍趕往市區。

  

  回去那個熟悉的教室,沒想到芥川跟中野也在那裏,而弗蘭手中拿著起初被他做成禮裝的作品集。司書看見那本書時已經激不太起多少波動,只能異常委屈的哀求:「師匠,能把那本書還給我了嗎?我還等著燒書呢。」

  弗蘭娜達接著就拿那本書往他頭上敲下去,對自己的弟子一點也沒有在客氣的:「燒甚麼燒?以為製作禮裝不用花錢阿?至少先看看那些前輩送給你的禮物吧。」

  「禮物?這幾天你們給的驚嚇還比較多哪來的禮物阿.....」

  司書抱怨著翻開了那本精裝書,但在最後一頁時卻停下動作。這本書是他用自己的作品所鍊成的武裝,原本是用來負擔一部分運行的,但是現在在最後幾頁上卻增添了許多人的名字,就連最近才剛加入的人都有:芥川、橫光三好、尾崎....…..他們的名字被歸類在協助者的標題下,司書甚至能感覺到這些名字和書是一體的。

  他震驚的看向師匠,後者則是聳聳肩,一臉蠻不在乎的說:「這上面的名字都是自願者,從今以後他們就是你的式神,只要擁有這本書,你就能依照名字強制命令那些文豪執行。」

    「.....這太超過了,我不能收這種禮物。我只是個司書、沒有打算給大家牽上項圈。」

  「但是你所期望的目標,正好與我們所期待的相符喔?如今我可不只是文豪,而是有著相同目標的信徒。」芥川挑起一邊眉,順帶指指旁邊的中野:「況且弗蘭小姐還說漏不少地方,中野先生能自由進出有礙書,我和妖怪也多有淵源,只要您一聲令下,要多少人有多人。」

  .......革命阿?

  這已經不叫俠氣而叫匪氣了啊!敢情你們是把我當成不曉得哪來的山賊頭目嗎?司書當下一整個慌張,連忙說自己不能收這種東西,沒想到中野卻是把那本書按回他的胸前,語氣相當認真:

  「不,司書,這本書你一定要收下,因為這是我們未盡的責任,本來就該由我們來承擔。」

  「責任?你們有甚麼責任啊?不是一直都很勤奮的在工作嗎?」

  「不是作為文豪的,從前我們、還有司書都把我們當作人類看待,雖然相當溫柔,但是也讓您吃了相當多苦頭。」中野說這話時,其他人也看向司書,不同的眼睛卻是相同的眼神:「如今司書願意為了我們犧牲自己,作為同伴,我們也願意放棄部分作為人的執念,成為侵蝕者、妖怪或者是戰鬥人偶,只要能達成那個目標的話,不管要成為甚麼都悉聽尊便。」

  

 

 

  在那個司書醒來的下午,他很快就知道文豪已經了解自己的本源,還有館內的人類都遭到文豪軟禁起來。那個陽光明媚的日子,所有被囚禁的人躲在司書背後,弗蘭娜達則是護在文豪身前,一雙雙眼睛十分銳利的地著人群看待。

  過了不久,小林推開同伴主動站上前線,掙扎了一下才開口:「雖然很遺憾,但是我們事到如今已經無法接受圖書館的命令,沒辦法聽從這個把我們當作所有物的政府。」

  「.....果然阿。」

  司書欲言又止,臉上表情雖然疲倦,但是沒有半分敷衍。他本來就不是擅長面對人群的類型,看著大家時也只有憶起過往的時間。但是現在的他和那些人站在對面,那些從前該站在他身後幫忙的人:「但是我還是沒辦法放著你們不管,若是願意的話,和我重新簽約吧?之後我會帶你們離開圖書館。」

  「開甚麼玩笑?」

  「喂喂司書,你真當我們沒見過世面嗎?信口開河也不是這樣的。」

  「我沒有說謊,現在這個和平的時代雖然複雜許多,但是很少會流無辜人的血,我會辦法能改變這個不平等的局面,只是時間會拉得非常長,可能要讓你們來見證維持之後的改變。」司書深深吸了一口氣,緊張得背後都是冷汗,「從今以後我會為了改變這個制度而行動,但是這個行動會讓我變成標靶,被許多利益相關者視為眼中釘,而且因為我不想再死人,可能要花上至少五十年的時間。我希望你們可以知道這一點。」

  文豪們面面相覷,誰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回應這個人的希望。這時有個疑問自人群中冒了出來,「我們怎麼能明白你有沒有在說謊?」

  司書先是一愣,接著只能苦笑:「我沒辦法,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們,不然不會在那時候準備那麼多。」

        他已將所有獻上。

  異常樸實的回答,卻很符合這個人的個性,在那時,司書就不是一個人的作戰。

评论
热度(9)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