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6-07-03

明石藥研 悲慘世界 第一章

門口有兩把大太刀在把守,其中一個還是我家的螢丸,這該死的審神者。

 

環顧四週環境一圈後,明石暗自下了結語卻又在審神者輕咳幾聲時整個人縮了起來,縮得快比自家螢丸還小團。

 

對明石的反應有點哭笑不得,審神者先使一旁的同伴安靜下來,接著直接了當地開問:「明石,剛才的惡作劇是不是你做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主子,剛剛我可是不在現場喔?」

 

「可是剛剛的意外是由法術造成的,我沿著痕跡將施術者傳過來,結果是你呢。」

 

「誰知道啊?八成是有敵人想嫁禍到我身上吧?」

 

「嫁禍啊,也可以這樣說,但是本丸的防護措施可沒發出警報甚麼的喔,敵人的可能性要排除了?」

 

「就說我甚麼也不知道了阿,想從我這邊問到什麼阿,麻煩。」

 

「明石國行!注意你的態度!」

 

一旁長谷部看不下去了,提著刀就想衝上來。審神者揮手示意退下,視線又轉回明石身上:「不然我換個問法好了,明石你剛剛在哪裡呢?」

 

明石嘆了一口氣,還是之前那副懶散模樣:

 

「妳是我媽阿?我的行蹤還要向妳報備?」

 

「太過分了,我主,請允許我斬了這無禮之徒!」

 

「長谷部,要不要處決由我決定,更何況我還沒聽到他的答案。」

 

明石暗自嘖了一聲,卻見到審神者更往前坐了一點。現在她還是平日的蘿莉模樣,身穿巫女服看起來頗人畜無害。

 

但是明石比誰都清楚,眼前的女子有遠高於身邊任何人的實力,不然也無法輕易收服這一票個性各異的付喪神。

 

真麻煩,這麼認真幹嘛?

 

抓了抓頭,明石嘆了一口氣,心不甘情不願的報告自己的行蹤:「我剛剛一直都待在自己房間睡覺阿,途中好像有人進來我房間…….不清楚,總之睡到一半我就被妳傳送過來了,這樣行了嗎?」

 

「一直待在房間睡覺?大家有誰有看到嗎?」

 

「我去幫一期哥哥搬東西時有路過明石哥哥的房間,好像有看到……」五虎退舉起手,怯生生地說:「但是我也不確定,那時候我只看到明石哥哥,好像在被窩裡,沒看到臉。‍」

 

「好好,我知道了。」審神者要五虎退別再描述,接著轉身向明石低頭道歉抱歉:「明石,是我錯怪你了,下次我會再多注意一點本丸的警備措施的。」

 

明石不輕不重的哼了一聲,自己站起身,在大家的注視下離開房間:「既然沒有我的事,我就去休息了。掰。」

 

 

 

 

大概就是一個禮拜前,明石國行從六之二地圖,被出陣的短刀們帶回本丸。

 

懶惰、喜歡螢丸、以及所有漂亮的孩子,這是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雖然是把太刀,但是明石的數值跟打刀差不多,對審神者更是看不見什麼忠誠。曾經有人在背後偷偷談論著,明石是敵人派來的間諜。

 

對這些謠言,明石一如往常的不做任何反應,誰也沒真正看清楚他的心思。

 

 

 

 

下午正是最燠熱的時候,本丸裡沒什麼人在移動,大部分的人都窩在自己的房間裡吹冷氣。

 

此時的一期和其他粟田口的兄弟們正聚集在廚房裡,製作等等要吃的點心。做到一半時,一期突然發現砂糖不夠用了,在廚房裡找了好久卻怎麼也找不到。

 

「秋田,能幫我去問一下光忠備用的糖在哪裡嗎?」

 

「沒問題。」

 

收到哥哥的請求,秋田馬上就答應了,興高采烈的跑向太刀們的宿舍。在途中,難得出現在室外的明石,一邊很沒形象的抓頭髮,慢慢走回自己房間。

 

明石哥哥剛剛在室外?畢竟剛過了早上的事,秋田對明石反而起了疑心。

 

稍微看一下沒關係吧?明石哥哥的偵查沒我高,大概不會被發現的。

 

這麼想著,秋田半途就折返回原路,偷偷摸摸跟蹤明石。當明石走進自己房間,順手將房門關上後,就一點聲息都沒有了。秋田小心翼翼地靠近,將房間門拉開一條縫偷看--

 

房間裡甚麼人都沒有


全文链接 2热度 

评论
热度(2)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