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6-09-26

爺狸 入鳥居 第七章04

在進入宅院後,同田貫才真正被眼前的景色給嚇到了。

 

時節已進入夏季,天氣漸漸炎熱已經到了穿著夏衫也會使人流汗的時節了,但是一走進園林,同田貫馬上就察覺到這裡頭的氣溫涼爽的宛如初春三月。與此同時,園林中的各色奇異花卉正熱烈盛放,奼紫嫣紅,絕大部分都是南方才看的到的品種,並且要在最熱的時候才會開花。

 

一進到室內,裝潢更加精緻,大抵上目光所及的柱子、牆角,甚至是欄杆,都細細雕刻著各種的花鳥風月。精巧的燈籠在簷邊搖曳,走廊上隨處可見穿著絲綢的美貌童男童女四處奔走伺候。

 

走在明亮如白日的室內,同田貫簡直欣賞的忘記要走路了,若不是三日月拉著他不斷前進,他還真的要在諾大的走廊中央停下腳步。直到三日月伸手攬住他的腰,同田貫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跟到內室區域,獅子王早就消失到不曉得哪裡去了。

 

眼見旁邊經過的不是大官就是富商,穿著樸素的自己活像是誤闖叢林的小灰兔,同田貫忍不住拉拉三日月的衣袖:「那個、三日月大人,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

 

「不要緊張,你只要跟著我就好。」三日月微笑著,攬著腰的手又抱得更緊些。

 

直到這時,同田貫這才真正覺得不妙。

 

在僕役的帶領下,兩人總算抵達宴會廳。一進門,同田貫立刻就對上一整群Alpha的氣味,腥羶、海潮、檀木、煙硝……如同有人直接拿了盆薰香往臉上砸去,他一時忍不住就打了個噴嚏。

 

圍著一張大圓桌,裡頭的座位快滿了。除了有幾個人朝這邊看過來,其他客人自己聊自己的,氣氛很是熱烈。同田貫忍不住環顧了一圈,裏頭的人清一色都是Alph򯼌,大概是查覺到自身的氣味,有幾個人的目光先是從他身上瞥過、接著再轉移到三日月那,飽含著懷疑、慾望以及嗤笑。

 

同田貫被盯得不太舒服,但也只能傻傻跟著三日月坐上左側的座位。等到三日月總算和主人客人以及下人寒暄完後,同田貫悄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先說,這種場合我可是第一次來……你到底是有什麼企圖阿?」

 

三日月聳聳肩,有些調皮地笑著,「也就是讓大家見見你而已,謠言的主角現出真身後大概就不會傳了吧。」

 

「等等,甚麼謠言?三日月大人,話不要只說一半阿。」

 

「別緊張,你就當作今天來吃流水席的,小心酒別喝多,後勁強。」

 

「不是、等等有人來搭話怎麼辦?這裡的人我可一個都不認識!」

 

「我來回應就好,放輕鬆,會怕的話就少說話。」

 

不都是你害的嗎!若不是還有人盯著這裡,同田貫真想掐死眼前的老頭。

 

這下可好,面對完全不適合他的場合,同田貫僵在座位上成了一具堅硬的木雕。連餐桌上的佳餚美饌都不怎麼注意了,反正他已經開始緊張到胃痛。正如先前所說,在聚會中常常有人前來搭話或者是敬酒,三日月都會一一幫忙回應,同田貫坐在他的右邊,還真的只要擔任好雕像的職責就好。

 

但是更令同田貫感到扎人的,是逐漸轉變為取笑的目光,全聚集到自己身上。

 

--三日月到底是帶我來做甚麼的?

 

 

 

強忍著不安,同田貫索性把注意力放在周遭環境上,努力去忽略視線、氣味或者是那些對他不善的事物。

 

這時,他才看見角落房門的的事。

 

這個房間本身其實很大,只是用屏風隔出兩個空間與走道而已。一個Beta少年端著托盤上菜,年紀很小,大約也才十二三歲,容貌相當精緻但還是有點稚氣未脫。在上完菜後,少年躬身退下,卻沒想到還沒走出門口呢,就有個中年Alpha醉醺醺地尾隨在後,兩人一到屏風後,那個Alpha突然拉住Beta開始上下起手。

 

同田貫差點喊出來,使勁畢生定力這才住嘴。雖然角度很刁鑽,兩人的身影在屏風間若隱若現的,但是同田貫還是能聽見少年嗚咽著哀求不要,死命抓著身上的衣物。但是那個官員視若無睹,抱著他亂嗅亂摸,若不是少年撐著他甚至就要這麼壓倒那孩子-

 

注意到同田貫在分心,三日月輕拍了他肩膀一下?「同田貫?你還好吧?」

 

同田貫回過神來,區區幾秒的時間,那個少年成功逃走了,官員則是醉暈暈著被人扶持著離開。宴會上一片祥和,像是沒人看到這件事過。

 

慘白著臉,同田貫拒絕其他下人的引領,自己起身離開:「我去洗個手。」

 

--他知道,為甚麼三日月要帶他來這裡了。

 

 

 

 

走出房間,同田貫沒有去找茅房,而是在大得像座城的宅邸裡四處亂晃。自身氣息壓抑、又穿著樸素,一路上沒甚麼人往他這裡看來。

 

直到這時,他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靠著欄杆觀察眼前風景,華麗熱鬧的有些虛幻。走廊上有許多人來來往往,或許是僕人、或許是客人,談笑的聲音在宅邸裡到處都是,許多房間傳來悠揚的絲竹樂曲,偶爾還可以聽見戲子的歌聲,上位者的氣味從房間裡散發出來。

 

那是當然的阿,Beta為僕、Omega幾乎都會被關在獨立的院子保護,以「丈夫的私有財產」的身分被關起來。他不是三日月的人,但是其他人會這麼認為。

 

納妾納通房,Apha只會找上Beta,Omega為家族中重要的人力生產成員,僅有在確定為正妻身分時,才有可能會下嫁到另一個家庭裡。

 

或許正因為這樣,三日月才會帶他到眾人眼前吧?沒有完全標記過,只是沾滿了他的氣味,想讓其他騷動的宗室安靜下來。更別提自己那嚇人的長相,現在大概也不會有人真的認為三日月會娶他。

 

娶,對,因為他現在是個Omega了。

 

操他媽的。

 

同田貫憤恨的踹了眼前欄杆一腳,差點破壞公物。但是怒火完全沒有要止息的模樣,反倒是悶燒得更厲害。

 

不行,再繼續下去,我大概會忍不住押著那老頭撞牆…….不行不行不行、先想辦法拜託他幫我早退好了,隨便胡謅個身體不舒服之類的-

 

剛這麼想,這時,有個小廝急急忙忙地從轉角跑過來,在經過同田貫身邊時不小心擦撞到,手上捧著的的藥粉就這麼往他臉上潑去。

 

匆忙中不小心吸入幾口,同田貫抹抹臉,正想要大罵是哪個臭小鬼不長眼,小廝早就一溜煙跑的不見蹤影。

 

還沒從老梗的翻水更衣的情節中回神過來,同田貫站在原地,第一件事就是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氣味漸漸冒出來。

 

--出門前用藥壓抑著、屬於omega的香氣此時正逐漸擴散。檀香、燻煙,最近甚至帶上一點艾草的香味,明明聞起來一點也不甜,但是卻對Alpha極具吸引力。

 

發情期?不、不對阿?明明沒有症狀,為甚麼還是會有味道?…..馬的這地方最多的不就是Alph!還是有錢有勢的那種!

 

剛轉身想跑,同田貫不出幾步路,馬上就撞見了一個喝醉的alpha在眾多僕人的圍繞下走出房間,年過半百、腦滿腸肥卻穿著緋紅官服,官位至少從四品。

 

該死。

 

「噯呀?一個omaega?從哪裡逃出來的?讓我看看阿-」

 

那個人搖搖晃晃地向同田貫伸出手,同田貫馬上退後,眾目睽睽之下翻過欄杆往二樓跳下去。

 

 

 

 

 

跑了好一段路,大概把整間宅子的Alpha都吸引出來了,這點同田貫倒是很有自信。以前有個omega不小心闖進青樓,鬧的整棟樓天翻地覆的,那場景就跟現在差不多。

 

現在該怎麼辦?

 

勉強抑制自己的呼吸聲,同田貫現在躲在一個假山山洞裡,外頭到處都是紛亂的腳步聲。一直到燈火離去,他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剛才氣味一路擴散,其他房間裡已經傳來不少騷動,有許多下人紛紛跑出來想要抓住那個逸脫的omega,也就是自己。知道自己被抓到後八成沒好下場,同田貫只能一路狂奔,想盡辦法甩開追兵。

 

可是再怎麼逃、還是離不開宅邸的範圍裡,幾個通路已經被人牢牢看守住了,一過去就會被發現。更別提現在身上味道濃的嗆人,不久後就會有人來搜查這裡了吧。

 

怎麼辦?下一步要往哪裡走?

 

就在腦筋還在一片混亂時,同田貫突然聽見有一大群的腳步聲正朝假山的方向走來,驚慌失措之下,冒冒失失從山洞中跑了出來,正巧撞上一名高大的男子,但這次是他跌坐到地上,那個人只拍了拍身上衣服,順帶把他的氣味拍掉。

 

「誰?好大膽子居然敢衝撞-」

 

「夠了,找到人就好。」

 

那一瞬間,同田貫差點以為自己看見三日月,不論是五官、髮色還身材都極為相似。若不是撞上去的那一刻,聞到薄荷、柑橘混著百合的香氣,他真的會認錯人。

 

「……三日月的孫子?」

 

「非也,玄祖父無子嗣,吾為其姪系子孫。」那人擺手不讓旁邊的僕人上前,卻也沒有要扶同田貫一把的意思。雖然有著清麗的容貌,他的氣質比冰霜還冷,和他那無溫的氣味十分相襯:「明月宗近,宗近家代家主,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嗚呃,請、請多指教……」同田貫一時不曉得該怎麼回應才好,直到又被自己的氣味給嗆到,這才想起剛剛帶著這股味道卻撞上人的事。

 

「剛、剛才真抱歉,我是不小心才-」

 

「無須多言,吾大約知道事發經過,宅子越深越容易藏污納垢,下次多注意。」隨手接過僕人遞過來的披風,明月拋給同田貫要他穿上:「先用這蓋一下氣味,我再請人接玄祖父過來,不要亂跑。」

 


评论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