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鬼路 離

2016-10-03

明石藥研 悲慘世界 第三章

第三章

 

 

在那之後過了幾天,夏天真正到來,氣溫像是失控了不斷飆升。

 

「啊阿好熱啊!這種天氣為什麼還要照顧馬阿!」

 

「不要抱怨,這是大將的命令。」

 

「可是真的讓人沒法接受嘛,而且誰叫空調這麼該死的壞掉!好熱啊!」

 

「別吵了,待會去吹電風扇吧,共體時艱啊̂。」

 

「是是,阿,幫我把三國黑牽進來,我這邊打掃好了。」

 

「稍等一下喔。」

 

剛結束內番,藥研與陸奧守各自沖了澡才回到自己房間吹電風扇,可惜效用不大,還是很熱。

 

在這本丸裡原本有裝中央空調,只要向審神者說一聲,冷氣就會從通風口傳送到所有房間。但是這種統一輸送的方式在中央機房故障後,馬上就顯露出弱點,失去冷氣的本丸變成一座巨大的烤爐,大夥要嘛跑向外頭的水池與小河玩水,不然就是一起聚集到空間最大的大廳裡讓審神者施放弱化版冰凍法術消暑。

 

雖然是把短刀,藥研算是比較不怕熱的孩子,這種天氣頂多讓他脫外套開電風扇,不像其他人沒空調就會死那麼誇張。這種時候宿舍裡難得沒什麼人,他也樂得在自己房間裡圖個清靜̂。

 

抱了本書以及一杯麥茶,偶爾有個沒人打擾也沒事煩擾的午後也不錯。躺在靠枕上看小說的藥研這麼想著。雖然常被念說躺著看書會視力變差,但是現在早就戴眼鏡了,所以藥研也充耳不聞。

 

看著看著,不曉得是太悶熱了還是真的有些疲倦,躺在塌塌米上,藥研不知不覺就這麼睡著了,書也從鬆開的手中脫落、傾倒在地上。蟬聲唧唧,偶爾會有從其他房間傳來的風鈴聲,叮叮噹噹,清脆的聲音使人聯想到碎冰在杯中互相敲擊。

 

是個十分清涼的安眠曲。

 

 

 

 

 

睡到將近下午三點半,將藥研吵醒的,是紙門被拉開的聲音。

 

越過主人,先踏進房間的是如同幼貓般的白色小老虎,一共有五隻爭先恐後地跑進藥研房間,對著熟睡的人敖敖亂叫。滿頭白髮的弱氣少年緊張地將小老虎抱開,卻還是不小心吵醒人了。

 

「啊啊,藥研哥哥在睡覺啊?對不起打擾到你了。」

 

「嗚摁,五虎退?你有事情找我嗎?」

 

藥研揉揉眼睛,慢慢回復坐姿,拿起眼鏡戴上。五虎退見藥研願意聽他說,抱著老虎,自己也坐到對面,金黃色的大眼睛裡滿滿的都是膽怯。

 

「藥研哥哥,我有一件事想問問你,你能聽聽看嗎?」

 

「恩,是什麼問題呢。」

 

「……是關於作夢的事。」

 

「怎麼了?」

 

「就,這幾天老是在做惡夢,常常會夢見被人追趕或者是被殺的夢。」五虎退低下頭,本來就很小的聲音變得更為微弱了:「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天氣太熱了,有一陣子就搬到大廳裡一起吹冷氣睡覺,可是沒有用。現在還是常常會在半夜裡驚醒,休息一下回去躺、又會夢到不一樣的噩夢。」

 

「……最近有什麼使你壓力大的事嗎?」

 

「壓力?沒有啊,和平常一樣都是訓練或者是出陣,一有輕傷,主人就會送我們進手入室……..明明沒有難過的事啊………」

 

「那你有沒有偷看鬼故事或者是甚麼恐怖電影?」

 

五虎退馬上搖搖頭,十分緊張的說:「我、我不敢看那些東西……」

 

「都不是嗎?」推了推眼鏡,這次藥研也沒轍了,做夢本來就牽涉到非常多的因素,特別是在潛意識。他對外科比較熟,腦神經方面他真的沒辦法了。

 

知道藥研也對這種事沒辦法,五虎退摸著小老虎的頭,帶著歉意的說:「讓藥研哥哥擔心了………,這件事我不敢告訴一期哥,他一定會擔心得天天陪我一起睡。謝謝藥研哥哥願意聽我說。」

 

「這點小事我還是做得到的,你別擔心。」藥研拍拍五虎退的頭:「總之你待會還是去找大將看看吧,這可能是有關心理方面的問題了,大將應該懂得比我多,或許能幫得上忙。」

 

「主、主人嗎?」

 

五虎退遲疑了一下,最後乖巧的點點頭,接著就離開了。

 

…….怎麼了啊他?

 

 

 

 

原本藥研對五虎退的事情並沒做多想,他以為事情只會到這裡就結束了。

 

但是他錯了,錯得離譜。

 

那天晚上,結束一整天的行程後,大家照慣例的會到澡堂洗澡。

 

由於審神者是女生,她的臥室裡就有一套獨立衛浴,露天澡堂只有刀劍男士會進去。基本上,大家都會在淋浴間先清洗完身體才會到外頭的溫泉區泡澡,冬天是溫泉,夏天就會變成透明的冷泉。

 

「好熱!我要第一個進去。」

 

「厚!在澡堂裡不可以用跑的--啊啊愛染也是!」

 

「藥研哥哥,你就放棄吧,上次一期哥也罵過這件事了,他們還是這樣冒冒失失的。」

 

「也不能這樣說啊亂……等等,秋田!不可以用跑的!」

 

話還沒說完,那三個短刀就開開心心的衝進冷泉區,直接跳進水中還打起水仗來。藥研本來還想再多勸幾句,卻被其他刀劍男士見怪不怪地帶到其他水深區域泡澡。

 

對太刀來說當他們坐下時水平線大概會在他們胸口附近,但對藥研來說會直接淹沒頭部,只能坐在岸邊泡泡腳。遙望對面玩得越來越瘋的短刀與脇拆們,藥研往臉上抹去一把水:「天啊,早跟他們說過這裡是澡堂不是泳池啊!完全聽不進去。」

 

「喂喂藥研,你不也是個短刀嗎,怎麼說話像個小老頭似的啊?」獅子王笑嘻嘻地朝藥研潑了把水過去,藥研直接扔條浸濕的毛巾回擊:「我這是為他們的安全著想,在澡堂裡摔倒又要進手入室去了。」

 

「放輕鬆點,嘛,年輕人這麼有活力是件好事啊。」三日月一如往常地維持一貫的悠哉作風:「雖然說認真是你的優點,但小心不要過了頭喔。」

 

「才、才不會啊,我又不是長谷部。」

 

「也是,不過你和長谷部還真像啊,都是屬於那種堅強到不行的人。以前主人就有跟我說過,光看行為與聲音的話,完全想不到藥研會是把短刀呢。」

 

「是啊,偶爾我也會想著一期有你一半強悍的話,或許會更配得上粟田口家的大哥這個稱號。」

 

「什、什麼啊,一期哥才是長輩,這點尊卑地位我還是懂的。」

 

「可是你才是會把弟弟們一個個推回房間睡覺的人吧?一期一振那邊我只有看到他幫忙唱童謠催眠喔。」

 

「喂!不要拿這種事取笑我啊!」藥研氣急敗壞的抗議,兩個平安時代的太刀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聲稍歇,其他人也漸漸進入澡堂,有幾個比較愛玩的也跟著加入玩水的行列,少數的人則是洗完澡後就直接出去了,澡堂裡熱鬧的像是菜市場。

 

和其他人聊著聊著,當藥研看見某個平安時代的短刀也用跳的進入淺水區時,他已經沒力氣喊人了。反正他不喊旁邊三條家的長輩也會幫忙象徵性地勸一下,粟田口人夠多了不需要連三條家的秩序都讓自己管。

 

沒想到,過了幾分鐘,淺水區突然傳來奇怪的潑水聲,原本的歡笑消失了,一聲救命喊到一半、就被混亂的潑水聲與尖叫給打斷。

 

藥研嚇一跳,跟著其他人上岸,來到淺水區,一個淺栗色長髮的短刀在水底下掙扎,不知道為甚麼就是浮不出水面。一旁的鯰尾與骨喰抓著他的手使勁拉,其他短刀則是爭先恐後地爬上岸。

 

那兩人一看到藥研以及其他刀男,像是看見救星,鯰尾大喊:「快點來幫忙,水底、水底有東西在拖著我們。」

 

「東西?水底?怎麼可能-」

 

「不知道、但是-」骨喰回答到一半突然整個人陷進水底,連帶旁邊的鯰尾也跟著滑跤,三個人瞬間消失在水面上。

 

千鈞一髮之,際三日月及時抓住骨喰的右臂,蹲在岸上頂著岸邊的巨石不讓人真的被拖下去̂。其他人紛紛也加入拔河的行列,一旁的短刀則是逃出澡堂想辦法搬救兵來。

 

「不行!還在往下拖!」

 

「先去找主子!」

 

「主人剛剛回去時空政府那邊了,人現在不在本丸啊。」

 

「快去叫大太刀們來幫忙!」

 

「不行,我拖不動了,你們誰來幫忙接手!」

 

眼見一群太刀都拖不動了,自己也絕對幫不上忙,這時藥研看見有道雷光從天而降,水池爆炸開來,剛剛無法浮出水底的今劍以及其他人也隨著水流被沖上岸。

 

此時岩融正好到場,今劍先是咳出幾口水,馬上就哇哇大哭著跑向岩融,澡堂裡的人散的散逃的逃,誰都不敢再回到水里了。

 

藥研跟著人回到室內,所有人都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但是藥研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道雷光打下來時,他似乎看見和明石的法術十分類似的電路紋。

 

 

 

 

 

說到底,為什麼明石能使用人類的法術呢?


评论
热度(3)
© 業鬼路 離 | Powered by LOFTER